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160章 豪賭

第160章 豪賭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威廉王子在思考了一個小時后,同意了這個建議。

    現在的局面波瀾不驚,所有人都潛伏在海面之下,都極其的謹慎切不肯率先露頭。所以就需要一個契機,將平靜的局勢徹底打破。

    而將他們匯聚到一起這個點子,可以說相當的完美。

    當然,這也是一場豪賭。

    籌碼就是雙方的生命。

    葉文遠賭的是華夏軍人的實力。

    威廉王子賭的是其他國家軍人的實力。

    為了穩妥起見,威廉王子花費重金聘請了一位高手,這位高手只負責宴會那短短幾個小時的保護工作,價格卻高達五千萬美金。

    不過這個價格值得!

    只要能活著離開圣地亞哥,五千萬美金再賺回來只是分分鐘的事兒。

    因為道那時候,x元素就將被自己的國家全盤掌握,全世界都要來尋求合作,錢財自然是源源不斷。

    越想越美的威廉王子,對于宴會的召開已經迫不及待了。

    然而宴會真的開始之后,威廉王子發現自己還是把整件事兒想的過于簡單。

    終究還是吃了經驗的虧。

    從步入宴會廳開始,葉文遠就不再獨屬于他一個人,若是強行阻攔葉文遠與其他人交流,必然會提前引發動亂,這非威廉王子所想要的結果。

    他必須忍。

    忍到有人提前動手。

    所以看著葉文遠與其他人交流溝通的不亦樂乎,威廉王子就算是咬碎了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本來宴會是有一套固定流程的,而作為宴會的發起者,威廉王子也要有一番演講的,不過現在應該沒有人會有興趣聽他的演講了。

    葉文遠才是這個宴會中最亮的崽……咳咳,最核心的人。

    王小飛跟赤鳳也早已經混了進來。

    王小飛做了一定程度的化妝,至少讓自己明顯的亞洲面孔變得模糊。

    至于赤鳳,她原本就仗著一張國際化的臉蛋,沒有人能想象到她國籍,也沒有人能把她劃歸到那個大洲。

    偽裝這種事兒倆人都駕輕就熟,非常快的就融入到了宴會這個圈子里,與周圍的人攀談甚歡。

    不過王小飛眼角的余光卻一直鎖定在葉文遠的身上。

    自己的老丈人還真是帥大叔啊。

    難怪能擁有葉漪萱那么漂亮的女兒。

    基因好。

    只是他顯得有些焦慮。

    因為他的手指頭一直在不停的搓動,這充分暴露了他此刻的內心。

    赤鳳在王小飛耳邊小聲的說道:“不太對勁,見機行事。”

    王小飛點了點頭。

    宴會在一片祥和的氣氛中,漸漸的走向了結束。

    然而威廉王子想象中的大亂斗還沒有出現。

    那些潛伏在暗處的殺手竟然一個比一個耐得住性子,都在等待對方出手。

    威廉王子急了。

    他請來的保鏢只負責宴會上的安全,這些人不在宴會上打,等到宴會結束后,自己的安保力量會下降一大截,別說保護葉文遠,就是保護自己都夠嗆。

    打啊,你們這些渣渣,倒是打起來啊。

    威廉真是恨不得自己上陣發起戰爭了。

    葉文遠也很著急。

    難道自己真的被華夏方面放棄了么?

    他們以為自己已經叛國?沒有了救援的價值?

    葉文遠有一肚子的委屈無處釋放,這么多年來在國外流浪,有家不能回,有女兒不能見,妻離子散莫過于此。

    現在,自己唯一的希望也徹底的破滅。

    若到最后還是沒有人來救。

    那活著也將徹底失去意義。

    不如死去,不如……死去!

    砰!

    就在葉文遠一顆心即將dan到谷底的時候,天花板上那盞最大最貴最奢華的燈炸了。

    玻璃碎片就跟暗器似得,嗖嗖嗖的往四處濺射。

    接著一聲聲的慘叫此起彼伏的響起。

    又倒霉的人被玻璃碎片戳到了眼睛,痛的在地上打滾。

    然而這僅僅是開始。

    一盞又一盞的燈泡在爆炸。

    宴會廳在數秒鐘之內陷入了徹底的黑暗。

    葉文遠就感覺有人在拉拽自己。

    他用中文喊了一聲,對方沒有回答,就立刻掙扎起來。

    對方立刻伸手捂著他的嘴,動作也變得粗暴起來。

    因為無法在黑暗中視物,葉文遠根本不知道拉拽自己的是誰,他只能一邊掙扎一邊被動的被對方拉走。

    走了沒幾步,這個拉拽他的人就遭到了攻擊,攻擊的人實力應該挺強的,只是片刻葉文遠就遭到了另外一個人的控制,手法幾乎都是一樣的。

    砰砰。

    混亂的嚎叫聲中,忽然多處了兩聲槍響。

    人們在片刻的沉默之后,爆發出了更強恐怖的求生,他們按照大腦中殘留的一些記憶,開始往門口狂奔。

    威廉王子被人群推搡得差點摔倒。

    他已經失去了對葉文遠的控制權。

    “血牙,血牙!”威廉王子情急之下,喊出了自己花重金聘請的保鏢的名字。

    一只手就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王子有何吩咐?”

    “葉文遠,幫我把葉文遠找回來。”威廉王子大聲說道。

    “好,但是要加錢。因為五千萬美金只負責保護你的安全,找人是另外的任務了。”血牙微笑的說道,然而威廉王子卻看不到。

    得虧看不到,否則非得氣的吐血不可。

    “好,你找回來,我再給你加五千萬。”威廉王子說道。

    為了葉文遠,他算是徹底豁出去了。

    “王子真是痛快,不過我去找人了,你的死活我可就管不了了喲。”血牙說道:“先說好,你若是死了,這筆錢我會去向你的父親討要的。沒有人能欠我血牙的錢,神也不行。”

    “我會顧好自己的,你快點去找葉文遠啊,遲了就來不及了。”威廉王子恨不得踢這家伙一腳,怎地貪財到了這樣的程度,簡直讓人崩潰。

    血牙消失了。

    宴會廳的慘叫聲依舊沒有停止。

    各國的精銳在這個不算大的空間內展開了廝殺。

    在黑暗中視物對這些專門從事暗殺以及救援任務的特種兵而言并非什么難事兒。

    王小飛自然也不例外。

    當燈泡破碎,他就知道真正的戰斗已經來臨。

    不過王小飛并沒有著急出手,而是藏在暗處觀察。

    那些人不會傷害葉文遠,只是想要將他綁走。

    王小飛得確定究竟有多少人想要對葉文遠出手。

    然后才會制定接下來的營救計劃。

    冒然沖上去只會是死路一條。

    到目前為止,出手搶奪葉文遠的勢力已經出現了四撥。

    他們彼此之間的爭斗非常的慘烈,出手就是要人命。

    葉文遠也必不可少的受到了一些波及,好在性命無礙。

    就在王小飛準備出手的時候,一個人影大踏步的走到了葉文遠的身邊,然后很輕松的就將葉文遠搶奪了過來。

    他的出手非常的干脆,一招一式也極其的簡單。

    然而殺傷力卻非常的恐怖。

    沒有人能承受住他的一拳一掌。

    王小飛覺得這家伙有點眼熟。

    “是血牙。”赤鳳說道:“這家伙居然也來了么?”

    王小飛恍然大悟:“我說怎么看著這么欠呢,原來是這個貪財鬼啊。”

    “我之前倒是聽說威廉王子聘請了一位很厲害的保鏢,若無意外的話應該就是他了。”赤鳳說。

    “那威廉王子可是要大出血了呀。這家伙向來倒是漫天要價的。”王小飛說:“該我們出手了。你拖住血牙,我去救葉文遠。”

    赤鳳點頭。

    然后倆人先后出擊。

    血牙就跟拎小雞仔似得拎著葉文遠往回走,忽然察覺到了一股極其可怕的殺意自背后涌來,他當場就把葉文遠扔了出去,轉身就是一掌。

    掌力在半空中碰到了阻礙,接著反彈了回來。

    血牙臉色驟變。

    就這一掌他已經判斷出了對方的身份。

    “赤鳳。”血牙舔了舔嘴角:“沒想到你也來湊熱鬧?”

    赤鳳翩然落地,嫵媚一笑:“我只是來幫我男人一個小忙而已。”

    血牙說:“那個垃圾也來了?我真是搞不懂,你怎么會喜歡一個廢物?一個神跟一個廢物,永遠都無法在一起的。赤鳳,你的伴侶應該我這樣的強者。忘了那個人,跟我走吧。”

    赤鳳說道:“我的男人會成長的,他將來會讓你們大吃一驚。”

    “切。”血牙說:“半路夭折這種事兒也不是沒出現過,再說你怎么就篤定他能成長到跟你一樣的高度?”

    “我今天不是來跟你辯論的,再見。”赤鳳聽到了一陣急促的口哨音,那表示王小飛已經得手,所以她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

    血牙本想追上去,不過走了幾步后又停了下來。

    “既然你這么看好哪個男人,我也想知道他將來究竟能成長到什么高度。或許有些人不會愿意看到他成長,這個消息應該值很多錢吧。”血牙喃喃說道,嘴角揚起一抹邪魅弧度。

    ……

    “這位小兄弟,慢一些,我有話要跟你說。”葉文遠喘得厲害,臉色也越發的蒼白。

    王小飛不得已,只能停下來。

    “我……我……”葉文遠露出一個微笑,接著仰面而倒。

    王小飛大驚,趕忙將他扶住,手貼在他的后背,觸摸到了一片黏膩。

    是血。

    “你受傷了?”王小飛臉色驟變,“傷哪兒了?我看看。”

    葉文遠抓住王小飛的手,氣息開始變得急促起來,“你剛才說……你是我……女婿?漪萱,還好嗎?”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