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163章 開業剪彩

第163章 開業剪彩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平靜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

    眨眼間距離王小飛去國外執行任務,已經過去了月余。

    在這一個月中,王小飛與葉漪萱的關系并無實質性的變化。

    不管是在家里還是在公司,他們之間都保持著表面上的禮貌,然而心卻在疏遠。

    確切的說,是葉漪萱在疏遠。

    王小飛并不是一個主動的性格,他也不想去過多的解釋什么,懂的人自然會懂,若是不懂,強求也是無用。

    葉文遠的死確實跟王小飛有一定程度的關系,若是能提前發現葉文遠中彈,他就不會死,這是王小飛的疏忽,他不會辯解。

    然而那次的任務本來就無比的驚險,王小飛能活著回來已經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奇跡,從這點上來說,他也不算有錯。

    葉漪萱不是不明白,然而裂縫一旦出現,就算修補了,也會不自然的去盯著修補過的地方,眼里看到的依舊是那一條曾經出現過的裂縫。

    葉漪萱很想改變自己對王小飛的態度,她也努力過,然而失敗了。

    于是雙方就這么繼續禮貌又客氣的繼續疏遠。

    王小飛甚至從別墅的二樓搬到了一樓。

    蘇落雁也從別墅搬了出去。

    那個曾經熱鬧的家,再度變得無比的冷清。

    這日,王小飛照理將葉漪萱送到了公司,正準備尋摸著地方打游戲,就被趙秀兒抓了個正著。

    “誒,又干嘛呀大小姐,我忙著上分呢。”王小飛哀求道:“今天可是渡劫局,你就不能行行好?”

    趙秀兒一把將王小飛的手機搶了過來,說道:“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王小飛眨了眨眼睛:“啥日子?難道外星人要攻打地球了?”

    “攻打你妹啊,今天是古董店開業的日子,馮婕可是很早就給你打電話讓你過去剪彩的。”趙秀兒說道:“你怎么說也是古董店的股東,這么重要的日子不出現,讓其他人怎么想?”

    說起古董店王小飛就有些哭笑不得。

    之前說過,這種事兒王小飛屬于幫過就忘了的那種,他幾乎都快忘了這件事兒,結果趙秀兒的閨蜜馮婕卻不這么想,她主動讓出了百分之三十的股權給王小飛,股權轉讓書都已經寫好了,就等王小飛簽字。

    王小飛當然不肯要,他又不是沖著這點股權幫忙的,所以一直就拖著沒有去簽字。

    結果那天他忙著打游戲,趙秀兒拿了一疊文件來讓他簽字,王小飛也沒問為什么公司的文件需要他簽字,不過當時游戲已經進展到了最為激烈的時候,王小飛提筆唰唰唰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就繼續打游戲去了。

    那一疊文件中,就有股權轉讓協議。

    王小飛就這么稀里糊涂的拿到了古董店百分之三十的股權,成為了僅次于馮婕的二號股東。

    王小飛知道了之后,本想將股權退回去,但是馮婕說什么都不要,急眼了甚至說不開古董店,既如此王小飛也就不再矯情,但是他也把話說的很清楚,他就是個名義上的股東,店鋪的一切運營都不會摻和,怎么做買賣全有馮婕說了算。

    馮婕也是不想占王小飛的便宜,所以才固執的送出了股份,王小飛不會插手店鋪運營這點倒是讓她很感動。

    做古董這一行最忌諱的就是外行指揮內行,那百分之百會歇菜。

    馮婕都算是摸著石頭過河,若是在讓王小飛這個純粹的外人來摻和一下,店鋪估計堅持不了太久。

    “我都說了我不會摻和店鋪的運營,這種事兒就算了吧,你可以代表我。”王小飛指了指趙秀兒。

    “閉嘴。”趙秀兒沒好氣的說道:“第一這不是什么運營,而是剪彩,是開業。第二,我只能代表我自己,不能代表你。你去不去?”

    王小飛看了一眼游戲界面,長長的嘆了口氣:“去。”

    趙秀兒這才展顏一笑,“我就請了兩個小時的假,咱們得抓緊時間。”

    王小飛低頭看了一眼:“我就穿這個不太好吧?”

    “哎呀,都給你準備好了,到現場再換。”趙秀兒拽著王小飛就離開了公司。

    葉漪萱站在窗戶邊看著倆人的車子遠去。

    “小云。”葉漪萱呼喚自己的秘書。

    “葉總,什么事兒?”云澈走進辦公室,問道。

    “趙總監有沒有說她去哪兒?”葉漪萱問道。

    云澈說:“趙總監是去參加一個朋友的開業儀式,就在銅鑼巷那邊。”

    “開業?”葉漪萱皺了皺眉:“那她拽著王小飛做什么?”

    “好像王先生也有參與那個店鋪,之前我無意間聽到他們說話,趙總監的朋友能租下那個鋪面,多虧了王先生幫忙,所以就送了一部分的股權給王先生當做謝禮。”云澈回答道。

    葉漪萱想了想,說道:“備車,我也去。”

    云澈并無多問,轉身安排車輛去了。

    王小飛跟趙秀兒來到了銅鑼巷,見到了已經張燈結彩的古董店鋪,名字叫天下無雙。

    馮婕正在招呼來客,但是都是些親朋好友,不能撐牌面。

    王小飛算是第一個能撐起牌面的人。

    馮婕高興得很。

    她都做好了王小飛不肯來的心里準備,沒想到趙秀兒真的將他拽來了。

    “王先生,你可真是個大忙人呀。”馮婕打趣的說道:“還是咱們秀兒有魅力,她讓你來你才會來。”

    趙秀兒臉蛋微紅,嗔道:“你說什么呢,啥叫魅力。我做這些還不都是為了你,你還笑話我。”

    說完伸手去撓馮婕的癢癢肉。

    馮婕笑著求饒。

    王小飛觀察了一下,說:“這個開業意識,有點寒磣啊。”

    馮婕說:“沒辦法,咱們沒有人脈背景,又是在競爭激烈的銅鑼巷開店,四周全是競爭對手,他們沒有派人過來搗亂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王小飛說:“那怎么行,好歹我也是這鋪子的老板,開業不能這么寒酸。你等著。”

    王小飛開始打電話叫人。

    沒一會功夫,好幾輛車就停在了銅鑼巷的入口。

    率先走進來的是張寶。

    “飛爺,開店這么大的事兒,咋個不早些通知兄弟嘛。來得匆忙也沒準備什么好東西,這個金貔貅是我幾年前偶然得到的,不是什么貴重的玩意,放在你的鋪子里,圖個吉利。”張寶大笑著說道,同時讓自己的手下把一尊金貔貅抬了進去。

    這玩意需要六個人才能抬得動!

    雖然大部分都是底座的重量,可是金貔恘的重量也不輕。

    這么一尊金貔貅市場價至少百萬!

    張寶竟然說不是什么貴重玩意。

    他們有錢人都是這么玩的么?

    馮婕咽了咽唾沫,感覺腳底下有些發飄。

    王小飛拍拍張寶的肩膀:“謝啦,里面喝茶。”

    第二個來的是孫長青。

    “王老弟,前段時間聽說你出國了?怎么,國內不夠你霍霍的,還跑到國外去霍霍?”孫長青笑呵呵的說:“這間古董鋪子是你的哇?老哥也很喜歡收集一些古玩的,這套唐三彩乃是宋代匠人仿制的,算是個不錯的玩意,老哥送你了。”

    王小飛抱拳道:“多謝老哥,里面請。”

    接著來的是仲老。

    他的身子骨還是那么的硬朗,氣色比上次看著還要好。

    他送的乃是汝窯!

    而且還是一對,非常難得。

    馮婕碰了碰趙秀兒的胳膊,小聲的說道:“王先生究竟是什么來頭啊,我怎么覺得心里有點慌呢。這三位送的東西,放在其他店鋪都能算得上是鎮店之寶了,居然就這么大大方方的送給咱們。我不是在做夢吧。”

    趙秀兒也沒想到王小飛能量這么大,張寶孫長青還有仲老,這可都是蓉城很有名望的人物啊。

    就算是漪萱,也不太可能將這仨同時召集起來的。

    王小飛對著她倆揮了揮手:“別愣著了,不會再有客人來,準備準備,剪彩吧。”

    馮婕連連點頭。

    這時,巷子口又停了一輛車。

    趙秀兒覺得這車很眼熟。

    等到車上的人下來之后,她立刻捂住了嘴。

    馮婕道:“怎么了?”

    “漪萱!她怎么來了?你通知的?”趙秀兒看向了王小飛。

    王小飛搖了搖頭。

    馮婕說:“你老總?”

    趙秀兒點頭,趕忙跑了過去,說:“漪萱,你咋來了。”

    葉漪萱笑笑:“怎么,不歡迎么?”

    “沒有啦,你能來我特別高興。”趙秀兒說道,說著拉起葉漪萱的手走到了馮婕面前,介紹道:“這位就是我時常跟你提起的葉總葉漪萱,也是我的好閨蜜。這位是馮婕,是我上一任公司的同事,也是我的閨蜜。”

    葉漪萱跟馮婕握了握手,說:“來得匆忙,也沒準備什么賀禮,還請見諒。”

    馮婕說:“葉總客氣了,您這樣的大忙人能來,就已經讓小店蓬蓽生輝了。里面請。”

    葉漪萱與王小飛擦肩而過,彼此都沒有說話。

    趙秀兒小聲的問道:“誒,你倆吵架了?我說最近感覺你倆狀態有點不對勁,以前多膩歪啊,現在竟然快變成陌生人了。到底咋回事,坦白交代。”

    王小飛笑了笑,沒有解釋。

    因為解釋,也無用。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