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176章 夜談

第176章 夜談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王小飛正色道:“我想讓你分析分析,今兒這事兒究竟是何人所為。你對蘇杭比較熟。”

    蘇落雁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著王小飛,道:“這問題你應該問你自己嘛,不過來了一趟蘇杭就招惹了不少的仇家,蘇杭六公子中除了汪臻以及你沒有見過的,其他的都有理由算計你。”

    這話雖然有些嘲諷,然而王小飛的臉色并無任何變化,反而頗為認同,點頭說道:“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啊,想要在悄無聲息間弄死一個人然后將命案栽贓給別人,是需要很強大的能量的。蘇杭六公子中的任何一個人都具備這種能量,那在你看來,應該是莫再言還是藥霆還是華樺?”

    蘇落雁道:“這幾人都有嫌疑,不過在我看來,嫌疑最大的……”

    話還沒有說完,房門又一次響了起來。

    “落雁,睡了嗎?你門沒有關啊,媽媽進來了哈。”

    蘇落雁頓時慌了神。

    若是讓許山山看到自己穿著睡衣跟王小飛共處一屋,那真是生八張嘴都不夠解釋的。

    王小飛看了看周圍,一閃身鉆到了洗手間。

    洗手間的門剛剛關上,許山山就走了進來,“你這孩子,媽在外面叫你你也不應。”

    蘇落雁的眼神還落在洗手間上,她想確定王小飛的影子不會倒映在洗手間的玻璃門上,好在擔憂是多余的,從外面絲毫看不出洗手間內藏了個人。

    “媽跟你說話呢,傻了呀?”許山山伸手在蘇落雁的眼前晃了晃。

    蘇落雁這才緩過神來,說:“媽,你大晚上不睡覺跑我屋里來做啥?我吹完頭就要睡了。”

    “媽想跟你說說話都不行哇?”許山山有些不樂意。

    蘇落雁挽著母親的胳膊,撒嬌道:“好啦好啦,別生氣啦,想說什么,說吧,我陪你。”

    許山山摸了摸女兒的臉:“你今天真是嚇死媽媽了,聽到你被警察帶走,我差點沒暈過去。”

    “我這不是沒事兒么,都說了是誤會。”蘇落雁說:“然而張醫生卻終究是因為我死于非命,若是我今天不去見他,或許他就不會死。”

    許山山道:“你怎么會想到今天去見張木濤的?”

    蘇落雁說:“我就是對外公的死有所懷疑,所以就去見張醫生,張醫生也表示外公的死有蹊蹺,因為他在華尊接手之前,外公都只是小小的風寒而已,根本不可能誘發死亡。只可惜話到這里就斷了,之后張大夫就毒發生亡了。”

    許山山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乖女,聽媽媽的話,外公的死就不要在繼續調查了,媽怕你再查下去連自己也要搭進去。你外公既然已經去世,就讓他安安靜靜的走吧,剩下的事兒你就莫要再管了。”

    蘇落雁搖頭:“媽媽,怎么可以這樣,外公若真是被人陷害致死,咱們不管不顧,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能瞑目不?”

    “傻孩子,媽是擔心你啊。”許山山憂心忡忡的說道:“今天他們敢對張木濤下手,明天就敢對你下手。”

    蘇落雁道:“媽,我相信邪不壓正,那些人若是真敢對我下手,我就跟他們斗爭到底。我還不相信了,偌大個蘇杭,那些人就真的能一手遮天不成?”

    許山山還想說什么,蘇落雁直接打斷了她的話:“媽,別說這些了,我跟你講個秘密,你一定感興趣。”

    “你這孩子……”許山山哭笑不得,說:“講吧,什么秘密?”

    “你猜我今天去張醫生的藥房,碰見睡了?”

    “誰啊?”

    “二舅媽!”

    許山山哦了一聲,并沒有太激動。

    蘇落雁覺得有些納悶,“媽,你都不好奇么?二舅媽去找張大夫誒,而且張大夫還說……”

    “你二舅媽懷孕了。”

    “啥?”

    這下輪到許山山驚訝了。

    許山山說:“我也是才知道的,今天下午我們去警察局保釋你的時候,你二舅媽就當著許家老老少少的面兒承認自己懷孕。她跟你二舅結婚多年,一直未有所出,在老爺子去世的節骨眼上懷孕,大家都說這是好事兒,舊的去了,新的來了,唯一遺憾的是老爺子沒有親眼看到他的孫兒出生。”

    蘇落雁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了。

    她原本認為這將是一個巨大的爆點,甚至可以直接指控二舅媽跟外公的死有關系,可是現在曹桂花直截了當的宣布她懷孕,就表明她心里根本就沒有把與張木濤見面當做什么秘密的事兒,也不懼怕旁人的閑話。

    難道真的是自己多想了不成?

    蘇落雁的直覺告訴她這事兒沒有那么簡單,可是眼下又缺乏直接的證據。

    “乖女,媽媽今晚跟你睡好不好,咱娘倆好久都沒有正兒八經的說過話了。今天媽媽想跟你好好聊聊。”見蘇落雁在發呆,許山山出言打斷了她的思緒。

    蘇落雁差點就答應下來,幸虧反應及時才沒有將“好”字說出口。

    要知道王小飛還在洗手間內躲著呢。

    想到這里,蘇落雁的臉蛋忽然紅了。

    王小飛來之前她才剛洗過澡,一些貼身的衣服都仍在洗手間的盥洗臺上,這下倒是被王小飛看了個光。

    好羞人呀。

    “乖女,你怎么了?”見蘇落雁的臉蛋騰的一下紅透,許山山伸手搭在她的額頭上,又沒有發燒呀。

    蘇落雁咳嗽兩聲,道:“媽,我今天確實有些累了,不想說話,就想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呆會。”

    許山山點頭:“好吧,那媽就不打攪你了,早點睡哈。”

    送走了母親,一轉身發現王小飛已經從洗手間走了出來,他的臉蛋也有些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到了那些貼身衣物的關系。

    房間內的氣氛莫名有些尷尬,還有些曖昧。

    王小飛說:“你累了吧,我就先房間去了。”

    蘇落雁:“嗯。”

    回到房間之后的王小飛麻溜的將自己扒光,然后去沖涼。

    不沖涼不行,必須血液都快要涌到大腦了。

    在蘇落雁房間的洗手間內躲的那十多分鐘,又是享受,又是煎熬。

    痛并快樂著。

    足足沖了半個小時的涼才將心里那股子邪火給壓下去。

    為了避免睡覺的時候發生一些羞恥的事兒,王小飛還運轉了一遍清心咒,確保不會出現那種情況后才安穩入睡。

    第二天吃過早飯后,蘇落雁就開車帶著王小飛奔向殯儀館。

    昨天下午,許東國的遺體就從家里轉到了殯儀館,為火化做最后的準備。

    不過現在已經基本上沒有人關心許東國遺體火化的事兒了。

    許家上上下下的人盯著的,都是那塊已經沒什么有水的蛋糕。

    他們就像是一群嗷嗷叫的野狼,等著瓜分最后的勝利果實。

    許東祚作為許家目前最有話語權的人,家庭會議主持的工作自然就落到了他的頭上。

    他比許東國小了十幾歲,保養得相當不錯,七十來歲的人看上去就像是五十歲出頭一般,精神矍鑠的。

    “靜一靜,靜一靜。”許東祚敲了敲桌子,抬手看表:“還有誰沒來?”

    許亞虎說:“老四一家都沒來,不過也不用等了,三伯,咱們開始吧。”

    許東祚說:“那怎么行,山山雖然嫁出去了,那也是許家的人,家庭會議她就有資格參與。再等等吧。”

    正說著,許山山一家就到了。

    王小飛也混在其中。

    許亞虎冷冷的說道:“今日召開的是家庭會議,無關人等請出去。”

    王小飛打了個哈欠,說:“放心,我對你們爭吵沒有任何興趣。”

    說完直接走向了隔壁的休息區。

    人既然都到齊了,許家家產分割大會就此開始。

    王小飛在屋內走了一圈后,覺得有些無聊,就跑到外面的空地上抽煙,剛剛把煙點上,幾輛豪車輪排著開了進來。

    車停穩后,車上的人依次走了出來。

    分別說:汪臻,莫再言,藥霆,華樺。

    最后一個王小飛不認識,不過能跟汪臻等人一起出現,應該也是蘇杭六大家族的后代。

    這些人的出現著實驚到了許家的下人。

    許家的沒落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兒,許東國去世后,更是連六家族的頭銜都保不住,一旦分家,許家就再不是蘇杭六家族。這時候六家族的其他幾位成員,是完全沒必要過來吊唁的,畢竟大家以后都不在一個圈子玩了,表面的功夫做不做都一樣。

    之前汪家曾經派了朱希弱來吊唁,不過被王小飛給氣走了。

    沒成想今日六公子竟然來了五位!

    這可真是給足了許家面子啊。

    下人們一邊去通知許家人,一邊過來迎接。

    他們簇擁著五位公子往靈堂走來。

    王小飛恰好就擋在了他們必經之路上。

    下人們有些為難,王小飛作為蘇落雁的“男人”,在許家的地位也是很高的,下人們自然不好呵斥,而是寄希望王小飛能知情識趣,自己閃一邊去,把路讓出來。

    結果等到幾人都到了跟前,王小飛也沒有要讓開的意思。

    而且他開口的第一句話,更是把許家的下人們驚出一身的冷汗。

    “看你走路姿勢,腿好的差不多了嘛。你爺爺的醫術果然厲害,不愧是華佗的后人,在下佩服佩服。”

    這話聽著是恭維,然而實際上是諷刺。

    華樺的臉色當場就變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