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182章 辯解

第182章 辯解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蘇落雁并不想去安慰這個女人。

    因為這個女人給她的感覺實在是太復雜了。

    可是同為女人,見曹桂花如此悲痛,蘇落雁竟然生出了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她猶豫了很久,終于開口:“二舅媽,節哀。”

    曹桂花忽然怔了一下,她抹去眼淚,看向了蘇落雁:“你還管我叫二舅媽?”

    蘇落雁沉默了。

    “恨我吧。”曹桂花說:“事已至此,你我之間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了,不妨就想初認識那般,好好說說話。在我的記憶中,咱倆心平氣和的聊天,也就只有那一次吧。”

    蘇落雁想了想,點頭。

    曹桂花陷入了回憶中,神情也不在憂傷,倒是多了幾分甜蜜與溫馨。

    “六年前,我認識了你二舅。那時候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小白領,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下個月的房租水電,而你二舅是許家的二少爺,外人眼中的成功人士,本應該與我這樣的小人物沒有任何交集的,可是生活有時候就喜歡跟你開玩笑,雨天的酒吧,我們就這么認識了。”

    “說實話,一開始我真看不上你二舅,我覺得他很虛偽。尤其是他高高在上的姿態,更是讓我厭惡,那時候的我還比較仇富,覺得天底下的有錢人都是壞蛋,一門心思只想找個白馬王子共度余生。結果在一次宴會上,我當時暗戀的對象當眾羞辱我,是你二舅站出來替我討回了公道,也就是從那時起,我發現他跟其他有錢人不同。”

    “之后我倆就開始嘗試著交往,他給了我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優渥生活,俗話說得好,由儉入奢易,我很快就被那種紙醉金迷的生活腐蝕了,再也不想回去過苦日子。當然,那時候的我還保留有一絲清醒,并沒有完全沉淪,也非常清楚,若是想要繼續享受那種生活,除了討好你的二舅外,還要討好老太爺。”

    “認識三個月后,我跟你二舅結婚了。入門的第一天,我就見到了你。其實那天我特別緊張,很多步驟都做錯了,不過老爺子并沒有責怪我,還拉著我的手語重心長的說,你二舅其實毛病很多,讓我多擔待。當時我并未當真,以為老爺子這么說是客套之言,后來才知道,那是真話。”

    蘇落雁說:“那時候我剛剛從國外回來,與許家人的關系并不融洽,我看到你緊張,就像是看到了我自己,所以情不自禁的跟你多聊了兩句。”

    曹桂花說:“落雁啊,你不知道我多羨慕你。學士容貌氣質涵養,每一樣都強過我,這也是我之后對你越發嫉妒的原因。我在許家當牛做馬,努力的做好每一件事兒,卻依舊得不到重視,而你什么都不做,老爺子卻將你視作掌上明珠,什么好處都給你留著。我的心態就在這樣的環境下,漸漸的扭曲了。”

    蘇落雁輕嘆一聲。

    曹桂花繼續說道:“我知道許家人為什么都不喜歡我,因為我沒能生孩子。他們背著我,說我是不下蛋的母雞,當我無意間聽到后,心都碎了。為了懷孕,我試過各種辦法,卻都沒有效果。我甚至一度懷疑過是不是并非我的問題,而是你二舅的問題。但是我每次提到這個,你二舅就暴跳如雷,堅決不肯去做檢查。”

    “那時候我跟你二舅的感情也出現了一些問題,他對我已經沒多少感覺了,更多的時候都是在敷衍了事。我明白,有錢人的感覺總是保持不了太久,再加上外面還有更多的小姑娘前赴后繼,他每晚能回來睡覺就已經非常難得。為了挽留這段感情,我找到了張醫生。”

    “張醫生聽說了我的情況后,對我很是同情。他雖然六十歲出頭,但是因為保養得當,身體就跟四十歲的男人沒什么差別。張醫生風趣幽默,言談舉止都無比的紳士,而且懂得很多,跟他接觸的越久,我就越是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獨有魅力。在一次夜談后,我跟張醫生都喝的有點多,情不自禁的就在一起了。”

    “在張醫生的身上,我感受到了久違的刺激,我發現我愛上了他,無法自拔的那種。一開始我還有些掙扎,覺得這樣不好,對不起你二舅。然而后來我發現,我回不回家你二舅根本不關心,我不回家他甚至更高興,因為他也可以不用回去了。于是我徹底明白,這段婚姻已經名存實亡,之所以不離婚只不過是為了維護脆弱不堪的面子罷了。”

    蘇落雁有些不忍在聽下去。

    “二舅媽,你別說了。”

    “落雁,你讓我說完,這些話我憋在心里太久太久,今天就讓我放肆一次吧。”曹桂花淡淡的說道,然后不等蘇落雁的回饋繼續往下講:“有一天我跟張醫生說,我想當媽媽。他沉默了許久,最終拒絕了我。”

    “之后張醫生就躲著我不見,直到我威脅他在不見我就把我倆的事情曝光他肯見我一面。那天我在他的酒里下了藥,然后與他發生了關系。以前他跟我睡覺的時候都會做各種準備工作,嚴防死守生怕懷孕,那天我讓他盡情的釋放,沒有任何措施。事后張醫生逼我吃藥,我寧死不從,他最終也無可奈何。”

    “沒想到,就這么一次,我還真的就懷上了。”

    蘇落雁愕然。

    打死她也想不到,曹桂花肚子里的孩子,居然是張木濤的。

    這簡直就是一出人間喜劇。

    太荒唐了吧。

    說到這里,曹桂花情緒忽然變得激動起來,她說:“我去找他,告訴他這個好消息,沒想到卻把張木濤嚇得半死,他厲聲呵斥我,讓我把孩子打掉,堅決不能生下來。我沒想到他竟然會如此絕情,當即傷心的離開了醫館,卻不想這一別,竟然就是永訣。”

    蘇落雁說:“原來那天你是去通知張木濤自己懷孕的消息。可是我們見到張木濤的時候,他的神情并無半點的慌亂,甚至還主動告知我們你懷孕了。”

    “他想把這事兒推得一干二凈,想把讓我懷孕這事兒推到你二舅身上,這樣他就能摘得干干凈凈。”曹桂花說。

    蘇落雁皺了皺眉,總覺得事情有什么地方不對。

    “那張醫生是誰殺的?”蘇落雁又問。

    曹桂花說:“我看過張木濤的尸檢報告,說他是中毒而死。能毒死他的,除了他自己,就沒有別人了。”

    “什么!”蘇落雁驚訝不已:“你是說,張醫生是自殺?”

    “是的。”曹桂花淡淡的說道:“我知道你不信,但是以我對張木濤的了解,他應當是承受不住壓力,選擇了自殺。”

    蘇落雁越發覺得曹桂花在撒謊。

    因為她前后的發言出現了矛盾。

    只不過蘇落雁目前還找不到確鑿有力的證據來反駁對方。

    一切都進行的太快,蘇落雁沒有空閑來整理對方的發言。

    “那外公究竟是怎么死的!”蘇落雁只能拋出下一個問題,也是她最關心的問題。

    張醫生的死,還是讓警察去調查好了。

    曹桂花說:“不知道,老太爺的死跟我沒有任何關系。”

    蘇落雁難掩失望。

    “好了,該說的不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今天就到這里吧。我累了要休息,就不送你了。”曹桂花說完拉起被單蓋住自己,將送客的意思表達的非常明顯。

    蘇落雁站起來說:“二舅媽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

    離開病房,蘇落雁揉著自己的太陽穴,信息一時間接受的太多,讓她的太陽穴隱隱有些發脹。

    跟王小飛并肩離開了醫院。

    回到家中,許山山熬了雞湯,給他們各自盛了一碗。

    蘇落雁并無多少胃口,她還在想曹桂花說的那番話。

    為了不讓媽媽聽到,蘇落雁帶著王小飛到了自己的房間,然后大致將曹桂花的話轉述了一遍:“我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勁,你替我分析分析,看到底是我多疑了,還是曹桂花在撒謊。”

    王小飛摸著下巴在屋內來回踱步,幾分鐘后道:“她在撒謊。”

    “如何證明。”蘇落雁問道。

    王小飛說:“第一,從張木濤死亡時候的表情來看,他是很驚訝的,這說明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會死,所以絕不可能是自殺。人在死亡時候流露出來的表情是非常真實的,若連這瞬間的表情都能偽裝,那真的就是影帝級別了。很明顯,張木濤并不具備影帝的演技。”

    “第二,曹桂花說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張木濤的,這點也不科學。雖然六十多歲的男人理論上還保留著讓女人懷孕的能力,但是那終究是少數。同時,張木濤向我們告知曹桂花的懷孕的消息,是很高興的,這點也不似作偽。由此推斷,曹桂花在撒謊,她肚子里孩子的父親,另有其人。”

    “不過這些都是我的推斷,真相究竟如何,目前就只有曹桂花一人知道,畢竟張木濤已經死了,死無對證嘛。回頭有時間可以去警察局問問張木濤的死亡調查情況,看看究竟是自殺還是他殺。不過警方的初步推論就是他殺,這點也可能證明曹桂花在說謊。”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