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211章 火箭般躥升速度

第211章 火箭般躥升速度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呂方撞開詹寧辦公室的門,一進屋撲通一聲就跪下了,然后一個勁的抽自己耳光:“小詹啊,哥錯了,你原諒哥吧。”

    詹寧正在用冰袋冷敷,聽到這話之后冷漠一笑:“你是誰哥呢?”

    呂方哭著說道:“你是我哥,你是我哥。”

    一邊說一邊挪動膝蓋往詹寧身前走,“詹哥,你得撈兄弟一把啊,不能見死不救啊。我之前那樣對你確實是我錯了,但是我那也是失心瘋,是可以理解的啊。我怎么也沒想到那家伙能量那么大,現在上頭一紙調令,讓他當了副部長,而我直接被開除了,并且永不錄用。”

    呂方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間還有媳婦要養,我不能沒有這份工作啊。詹哥,我在葉氏集團也有十年了,就因為這事兒把工作搞丟,我不甘心啊。你幫幫我,幫幫我。”

    說到最后呂方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不過要表達的意思卻表達的差不多。

    詹寧冷笑道:“你被開除那是葉總親自下的命令,我能怎么辦?我特么就是個保安部副部長,副的,你以為老子是副總啊。”

    呂方一把抱住詹寧的大腿,眼淚鼻涕往他大腿上使勁兒蹭,說:“詹哥,你不是還有個舅舅么?讓你舅舅幫我說句話啊。我真的不能沒有這份工作。”

    詹寧一腳將呂方踹了個跟頭,道:“我舅舅日理萬機,怎么可能來管這種小事兒,再說了,我也沒臉拿這種事兒去打攪他老人家。”

    “那我就真的要卷鋪蓋走人么?”呂方癱坐在地上,整個人就跟失了魂一樣。

    詹寧見他露出這樣的狀態,也有些心虛,想著之前呂方就是出現這樣的狀態然后將他摁在地上暴錘了一頓,現在還疼呢。

    “老呂啊,你也別慌。現在葉總正在氣頭上,所以做出了這樣的決定,你就當放了個長假。先回家休息一段時間,等風頭過去了,我在想辦法把你召回來。不過你可能就要從頭再來了哈,從保安做起。”詹寧決定先安撫一下老呂。

    老呂木然的說道:“我已經五十歲了,已經不滿足公司的招聘要求,怎么回來啊。”

    詹寧想了想:“做不了保安,還有其他工作可以做啊,比方說掃廁所什么的,那個年齡更加寬泛一些。”

    呂方的眼神中瞬間就噴出火來,他再度撲了過去:“老子好好一個部長,被你搞的以后只能去掃廁所,詹寧,你丫還算個人不。既然我倒霉了,你也別想好。”

    詹寧哇的一聲怪叫,扔掉冰袋就往外跑。

    呂方紅著眼在后面追。

    不過很快就有保安沖過去將他倆分開。

    呂方已經失去理智,保安們只能先將他帶到小黑屋冷靜冷靜。

    至于詹寧,一天之內被揍了兩次,心里也是各種臟話層出不窮。

    他看到了正在跟鞏林聊天的王小飛,鬼火蹭蹭蹭的冒出來。

    都是因為這倆人,自己才會搞得如此的狼狽。

    這個仇暫且記下,早晚有一天會報的。

    王小飛遞給鞏林一支煙,問道:“鞏兄弟,當兵幾年啊?”

    鞏林甕聲甕氣的回答:“當兵五年,在葉氏集團上班六年。”

    “六年?那可是老員工啦。不過六年前的葉氏集團,應該沒有現在這么風光吧,貌似在走下坡路咯。”

    鞏林點了點頭:“是的,不過就算是走下坡路,待遇也比其他公司要好,招聘的要求也很高。我因為有過特種兵的經歷,所以上任沒多久就被破格提拔成了大隊長。只可惜……”

    后面的話鞏林沒有說,但是王小飛用腳趾頭想也能想到是怎么回事。

    鞏林嘬了一口煙,“還是兄弟你厲害啊,一上來就跟老呂還有詹寧杠起來,我都以為自己要陪著你一起滾犢子了呢,沒想到你搖身一變成為副部長了。嘿,這可真是讓人意想不到。”

    鞏林的心情王小飛完全能理解。

    他屬于被關系戶壓了好幾年得不到晉升,否則以他的工作能力早就不是區區大隊長了。

    本以為今天幫了一個跟自己一樣無權無勢沒有后臺的正直軍人,結果到頭來又是一個關系戶,這心里別提多別扭了。

    說王小飛不是關系戶都沒人相信。

    王小飛認真的解釋道:“其實我真不是什么關系戶,也沒有后臺。至于上級為什么讓我當副部長,我也是懵逼的。根據我的理解,應該是想讓我跟詹寧斗一斗吧,這里面或許還牽扯到了高層之間的斗爭,說白了我就是一枚棋子,是一個被架起來烤的可憐人。”

    鞏林想了想,覺得王小飛說的還挺有道理的。

    若他真是關系戶,也不可能走什么應聘流程,直接安插進來就行。

    何況鞏林還聽說昨天面試的時候,王小飛還跟老呂起了沖突,大大的折了老呂的面子。

    看來是自己誤會了對方。

    軍人嘛,心思都很直,也沒什么壞心,錯了就要認,“對不住了兄弟,是我誤會你了。”

    王小飛笑著搖了搖頭:“無妨無妨,這事兒換了任何人都得往那個方向想,你能這么快接受倒是讓我覺得意外。”

    鞏林舔了舔嘴角,忽然說道:“王兄弟,我這里有一個小小的請求。”

    王小飛抽著煙:“但說無妨。”

    “你能不能替呂部長美言幾句,取消他部長的職務就可以了,別開除他。呂部長其實不能算壞人,他只是沒辦法,詹寧背靠著茅副總,呂部長不敢忤逆他的意思的。何況呂部長家里的條件比較艱難,他老伴兒半癱瘓,兒子大學還沒有畢業,老媽也已經九十歲高齡,同樣一身病。家里就靠他這點工資頂著。若是沒有了工作,一家人都要餓死。”鞏林小心翼翼的說道。

    王小飛沉默了片刻,說:“對不起,我不能。”

    鞏林露出一抹苦笑,無奈的搖頭:“我理解,我明白,我只是有些不忍……”

    王小飛拍著鞏林的肩膀說道:“同情心這東西我也有,老呂的家庭狀況確實很糟糕,可是這并不能成為他助紂為虐的理由。若是人人都因為家庭條件太差而去為非作歹,那這個社會就沒有秩序可言。這話可能有點大,放在公司也是同理,他今天可以因為家庭的緣故幫著詹寧對付我,將來也可能因為家庭的緣故幫著詹寧對付你。”

    “人窮不能窮志氣,無傲氣但是不可無傲骨。老呂是可憐,但是鞏兄弟你難道就不可憐么?今天你完全可以順著老呂的話,將我徹底打入絕境,但是你沒有這樣做,為啥?就因為你堅守了本心,既然老呂已經做出了他的選擇,那他就應該承受相應的代價。”

    鞏林長嘆一聲,不再多言。

    王小飛說:“行了,不說這些喪氣的話,跟我說說保安隊的情況吧,我這個新官上任,總不能連基本情況都不知道嘛。”

    鞏林點頭,開始介紹葉氏集團的保安隊伍。

    “集團的保安一共分為三支隊伍,一隊主要是保鏢,負責公司高管的安保工作,工資最高,待遇最好,工作最清閑,但是也最危險。二隊是統籌,主要負責集團內部的巡邏工作,那里出了事兒我們就過去調停。至于三隊,最為繁雜,捅下水道,換燈管修空調什么的都歸三隊管。之前本來說把三隊劃歸到后勤的,不知道為什么沒有劃過去,還屬于保安部管理。”

    王小飛問道:“所以你這個大隊長是幾隊的?”

    鞏林有些羞愧,“三隊。”

    王小飛皺眉:“什么?你竟然是三隊的隊長,這也太不靠譜了吧。我宣布,從今天起你就是二隊的隊長了。”

    鞏林連連搖頭,“這也不好吧,雖然副部長擁有認命隊長的權力,可是二隊隊長是詹副部長兼任的……”

    王小飛笑道:“這點你放心,我可以搞定。等著走馬上任吧。”

    鞏林見王小飛信心十足,也就不再多言,說:“多謝部長提拔,我一定會好好工作的。”

    讓鞏林先回到工作崗位上,王小飛背著手走到了詹寧的辦公室門口,沒敲門直接推門而入。

    詹寧還在冷敷,眼角的余光瞄到王小飛進來,蹭一下就蹦起來:“你你你……你要干啥?”

    王小飛笑呵呵的說道:“來看看你呀,喲,這臉兒被撓的,老慘了。”

    “你若是幸災樂禍的話,請你馬上出去!”詹寧氣急敗壞的說道。

    王小飛說:“別這樣嘛,大家以后都是同事了,之前的恩恩怨怨就揭過嘛。我來呢是想要告訴你,我已經提拔鞏林當二隊的隊長了,你有意見嗎?”

    詹寧怒不可遏:“誰給你的權力任命的,老子才是二隊的隊長。”

    王小飛說:“我這不是看你太辛苦嗎,幫你減減負。再說了,你一個副部長還兼任二隊隊長,傳出去別人還以為咱們葉氏集團沒人呢。就這樣啊,回頭我就跟人事部的溝通,把事兒定下來。那什么,你繼續敷臉吧,哦對了,其實熱敷效果不好,得冰敷,相信我。”

    王小飛離開之后,詹寧把屋內的東西砸了個稀巴爛。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