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227章 茅文采的如意算盤

第227章 茅文采的如意算盤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茅文采是一個很重視規矩的人。

    曾經一度苛刻到茶葉放幾片都有明確的規劃,為此好幾個秘書都被他開掉。

    不過知道內情的人都明白,用這樣的理由開除秘書,不過是茅文采玩膩了想要換口味而已。

    一般來說,高層領導是不會配異性秘書的,但是在茅文采這里是個例外,他就從來沒有用過同性秘書,并且每一任秘書都是大學剛畢業的姑娘,業務水平稀爛,但是長的極美。

    與其說這些姑娘是秘書,倒不如說是茅文采工作之余放松的工具。

    他從來都不放心把手中的權力交給別人,絕大部分的事兒都是親力親為。

    春節后第一天,茅文采如往常一般,提前半小時到達公司,開始處理年前積壓下來的工作。

    從這個角度來說,茅文采真的是一個很不錯的領導。

    剛剛換的秘書站在他身后給他捏肩。

    柔嫩的小手捏的茅文采無比舒適。

    就在他準備提槍上馬的時候,辦公室的大門忽然被推開。

    敢不敲門就直接進他辦公室的人,整個葉氏集團就只有一個人能做到。

    他的親兒子,茅奕辰。

    茅文采云淡風輕的將手從秘書的胸口抽出來。

    秘書趕忙整理好衣衫,略有些狼狽的離開了辦公室。

    茅奕辰看著秘書的背影,說:“爸,這么多年了,你的口味還是沒怎么變化嘛。”

    “大清早的跑來消遣你爹啊。”茅文采興致被打斷,頗有些不悅,注意到了茅奕辰手中的花束,說:“你小子能不能學點好?我是讓你來上班,不是讓你來泡妞的!就算你要泡妞,也得等立足腳之后再做吧。現在就玩這套,著急了啊。”

    茅文采說:“爸,這你可是冤枉我了,我這么做也是為了工作,并且還能幫上你的忙喲。”

    茅文采聽兒子這么說,稍微一琢磨就明白過來,臉色變得有些陰沉:“你該不會是看上葉漪萱那個臭丫頭了吧?”

    茅奕辰笑吟吟的說道:“怎么樣,你兒子眼光不錯吧?”

    茅文采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給自己點了支雪茄,靠在軟綿綿的辦公椅中,一口接一口的抽起來。

    他在思考兒子這一步棋的利弊得失。

    片刻之后,茅文采開口:“你想清楚了?”

    茅奕辰點頭:“非常清楚。”

    “根據我的調查,葉漪萱是結過婚的。”

    “我不介意二手貨啊。”

    茅文采拍打著椅子的扶手:“好,有你這句話,爸爸就放心了。你想做什么盡管去做,我支持你。”

    茅奕辰道:“爸,這可是你說的喲。”

    “我說的,怎么了?”茅文采說。

    茅奕辰說:“不是空話。”

    “你老子我什么時候放過空炮?”茅文采沒好氣的說道。

    “得嘞,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茅奕辰說:“現在整個公司都知道你跟葉漪萱不合,這個節骨眼上,我跑去追求葉漪萱,簡直就是和尚腦袋上的禿子,一目了然嘛。所以老爸,你看不是先把你跟葉漪萱的個人恩怨放一邊,等兒子把終身大事解決了,你在繼續?”

    茅文采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好,為了兒子的終身大事,我就暫避鋒芒吧。不過小子,你可不要小瞧了葉漪萱,她絕對沒有表面上看著那么單純善良,那女娃,精明著呢。我就怕你追了半天,把自信心給追沒了。”

    茅奕辰大咧咧的說道:“這你大可放心爸,我在國外這么多年,別的沒學會,泡妞的手段那是已經登峰造極了。下到剛會走上至九十九,就沒有我拿不下來的女人。”

    “小心牛皮吹破了,老子可不會幫你收拾爛攤子哈。”茅文采說道。

    自家兒子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喜歡吹牛。

    一點也不像自己這么沉穩嘛。

    “行了,別在我這兒浪費時間。一會有一個股東碰頭會,葉漪萱是主持人,你可以在會議結束的時候過去。”

    茅奕辰比劃了一個ok手勢:“爸,你就瞧好吧。”

    ……

    葉漪萱鐵青著一張臉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云澈緊隨其后。

    當辦公室大門關閉的一瞬間,葉漪萱爆發了。

    她將手里的文件狠狠的摔了出去,完全不顧形象的大聲怒吼:“太過分了,太過分了,他們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總裁!”

    云澈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喘。

    但是她非常理解葉漪萱此刻的心情,若是自己跟葉漪萱的身份互換,碰見這樣的情況,估計當場就爆炸了,哪能忍到現在。

    等到葉漪萱一通發泄之后,云澈彎腰開始撿那些散落的文件,同時勸道:“葉總,你莫要生氣。否則就真的如了那些人的愿了,他們就是想要激怒你,盼著你在憤怒的情況下做出錯誤的決定,這樣就能抓住你的把柄。”

    葉漪萱走到辦公室后,右手擱在了老板椅的靠背上,頭微微的抬起,看著書柜的頂端,語氣有些闌珊:“你說的這些道理,我又豈會不知。可是他們太過分了,這已經是第六次,第六次了!我一而再的退讓,換來的則是他們的變本加厲。若是再退讓下去,葉氏集團怕是真的要換名字了。”

    云澈說道:“葉總,你要冷靜啊。”

    葉漪萱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氣,“是的,我要冷靜,我亂了,一切就都完了,給我沖一杯咖啡來吧。”

    云澈將文件放到辦公桌上,悄沒聲的退出了房間。

    再進來的時候,手里除了咖啡之外,還有一捧花。

    葉漪萱皺了皺眉:“你拿花兒干嘛?”

    云澈說:“不是我拿的,是剛剛送來的。”

    “送來的?”葉漪萱眉頭皺的更緊,“誰送的?”

    云澈小心翼翼的說道:“茅奕辰。”

    葉漪萱走過來,拿起藏在花束中的卡片看了一眼,嘴角的笑容變得有些冷:“算盤打到姑奶奶身上來了,他也是厲害,把花給我扔了,告訴下面的人,以后誰的花都不能送進來,誰送進來的誰就收拾包袱滾蛋。”

    云澈點了點頭,放下咖啡之后就出去扔花去了。

    不過花雖然扔掉了,但是流言卻已經四起。

    剛到中午,整個葉氏集團就已經知道茅奕辰在追求葉漪萱了。

    事實證明,一個企業的風氣哪怕再怎么端正,八卦這玩意依舊會擁有極佳的市場,尤其是這個八卦牽扯到了高層,那傳播的速度就會更加的瘋狂。

    葉漪萱入駐葉氏集團之后,還沒有人敢去追求她。

    以前沒有人敢追,那是因為葉漪萱太漂亮而且太有錢,這兩樣東西只要有一樣,就會讓人望而卻步,葉漪萱把二者融合在了一起,自然而然帶上了一股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氣場。

    現在可算是有人邁出了這一步。

    而且這個人的身份也跟葉漪萱非常的相配,至少在大部分吃瓜群眾眼中,茅奕辰是完全配得上葉漪萱的。

    茅奕辰就算失敗,也并不會有人嘲笑他,因為他走出這一步就已經非常不容易,是值得很多人學習的。

    然而某些人顯然不肯讓消息緊緊局限在公司內部,他們甚至把這個八卦捅給了財經媒體。

    下午一點多,一些得到消息的財經媒體就蜂擁而至,堵在了葉氏集團的大門口。

    而茅文采也“恰到好處”的出現在了公司門口,“順理成章”被這些媒體給捕捉到。

    “茅副總,令公子追求葉總裁,是否得以你的授意?”

    “茅副總,你對令公子追求葉漪萱這件事兒怎么看?”

    “茅副總,若是令公子追求成功,那葉氏集團是否會改名字?以后就是茅氏集團了?”

    “茅副總,說兩句吧。”

    長槍短炮塞到了茅文采的面前,他面色如常,平靜的回答道:“你們這些記者啊,不要亂說好不好?年輕人之間相互愛慕是很正常的事兒嘛。而且茅奕辰是一個成年人,他只要不違法犯罪,我這個當父親的自然不會去干涉。就像今天這件事兒,我也是從你們口中才得知的,事前我一點風聲都沒有收到。”

    “那茅副總是否看好令公子追求葉漪萱這件事兒?你覺得他會成功嘛?”記者緊追不放。

    茅文采說道:“作為父親,我自然是希望我的孩子能成功的,因為我個人也非常欣賞漪萱。但是感情這種事兒,誰能說得好呢?他們彼此能看對眼,我必然祝福,若不行也無妨,當個朋友也是好的嘛。”

    “茅副總……”

    還有記者想要發問,不過被茅文采的秘書擋住了,接著茅文采在保安的簇擁下步入了葉氏集團,采訪也就告一段落。

    茅文采的相關采訪報道,很快就出現在了網絡上。

    葉漪萱面無表情的坐在電腦面前,快速的滑動鼠標,看著那一條條的相關報道。

    茅奕辰追求她的這件事兒,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甚至一度沖上了微博的熱搜榜,不過很快就被云澈方面想辦法給壓了下去。

    瀏覽完這些新聞,葉漪萱心里忽然多了幾分委屈。

    那個人的笑容再度浮現在她的腦海中。

    “王小飛,我被人欺負了,你就不心痛嗎?”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