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232章 人氣暴漲

第232章 人氣暴漲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在經過了一天的發酵之后,“扔蛇門”事件不僅沒有被壓下去,反而愈演愈烈,成了一個全民討論的話題,甚至微博都為此臨時擴容了服務器。

    最終,這件事兒登上了華夏最權威媒體的中午檔!

    雖然不是夜間黃金檔,但是能上中午檔也就意味著這件事兒已經引起了高層的重視。

    一般人不會明白,為什么一個選秀明星會有資格登陸最權威媒體的中午檔,但是王小飛卻知道。

    宮家的閨女,不能白白被欺負。

    登陸中午檔是一個訊號。

    不管是誰,你們已經被宮家盯上了。

    最好的結果就是主動站出來乖乖認錯,否則就等著宮家雷霆般的報復吧。

    當然這些都是藏在暗流之下的涌動,普通人是看不到的。

    對于普通觀眾來說,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宮雪郡這個名字一夜之間就成為了全民皆知的一個名字。

    熱度超過了任何一個當紅小花。

    甚至還秒殺了好幾個小鮮肉。

    宮雪郡有著靚麗的外形,活潑的性格,雖然專業技能一般,可是人格魅力是無敵的,在這個顏值為王的時代,專業技能是得靠后站的。

    所以宮雪郡火了,火的一塌糊涂。

    雖然她本人不想以這樣的方式火起來,然而現實就是如此荒誕,用宮雪郡最不喜歡的方式,實現了她最終的夢想。

    一時間,各路商人就想嗅到了血腥氣息的鯊魚一樣,揮舞著鈔票找上門,要找宮雪郡代言。

    粉絲后援團也如同雨后春筍一般冒了出來,整齊的應援色,微博的控評,宮雪郡儼然一代女王的架勢。

    王小飛知道,這背后肯定有宮家人的手筆,否則不可能發展的如此迅猛。

    但是宮家這樣做也無可厚非,自家閨女都被欺負到頭上了,若是再不做點什么,豈不是讓京城其他家族的人看扁了?

    在宮雪郡痛并快樂著的時候,王小飛在調查那個仍蛇人的下落。

    當天情況太過混亂,王小飛并沒有抓住那個人,現場的監控也并沒有拍攝到此人的清晰正面照。

    此人也不是通過正規渠道進入場館的,在門票的記錄上,并沒有找到關于這個人的相關記錄。

    看來節目組的某些工作人員被買通了。

    王小飛靠在路燈下抽煙,一輛黑色的大眾轎車停在他腳邊,張寶從駕駛位置走下來。

    “怎么樣?”王小飛屈指將煙頭彈入垃圾桶,問道。

    張寶慚愧的說道:“對不起飛少,還沒有。”

    王小飛皺起眉頭:“一個人而已,這么難嗎?”

    張寶擦了擦汗,立刻解釋:“飛少,我已經把手頭能調動的人全部撒了出去,幾乎就是地毯式的摸排,但是說來也奇怪了,那個扔蛇的家伙就跟人間蒸發了一般,愣是一丁點痕跡都沒有找到。不過你放心,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會把他挖出來的。”

    王小飛嗯了一聲:“再說說節目組那邊吧,有什么進展沒有?”

    張寶直接低下頭,下巴都快要貼到胸口了:“飛少,再給我兩天時間,我一定……”

    王小飛擺了擺手:“行了,就再給你兩天時間,若是不行我就換人了。”

    “放心吧飛少,我一定把那些人抓出來。”張寶立下軍令狀。

    王小飛裹緊了衣服,轉身離開。

    “飛少,坐我車啊。”張寶在身后大喊。

    王小飛背對他擺了擺手,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等到看不見王小飛的背影,張寶從悄沒聲的松了口氣,每次面對王小飛他都壓力很大,雖然王小飛已經很少對他嚴詞厲色,可是那種上位者的氣場是不會改變的。

    自己還差得很遠吶。

    每當想起第一次與王小飛見面的場景,張寶都會有種“臥槽我當時膽子怎么就那么大”的感覺。

    能活到現在也是老天爺可憐自己喲。

    張寶甩了甩頭,鉆入車內,拿起手機開始打電話。

    “我不管,你們只有一天時間,要是連個人都找不到,就特么全部切腹自盡吧。”

    ……

    金塘鎮。

    位于蓉城的邊界處,在過去就是隔壁市。

    這里基本上已經沒什么年輕人居住了,都是些孤寡老人,或者就是留守兒童,鎮上幾乎看不到幾個行人,只有一些民房門口坐著三兩個老人曬太陽。

    在鎮子的西北處,有一棟老宅。

    這間屋子的主人幾年前因病去世,房子就一直空在這里,偶爾會有流浪漢進來遮風避雨,不過這幾天房子的門被人換了一把新的鎖頭,窗戶也被人從里面鎖死。

    不過就算如此,也并未引起其他人的驚覺。

    因為人實在是太少了。

    老宅二樓的一個房間,門窗緊閉,墻上的通風口倒是開著,因為屋內的空氣實在是太差,必須的換氣。

    地板上全是吃剩下的快餐盒子跟方便面盒子,還有各種飲料啤酒的空罐子,以及各種揉成一團的白色面巾紙。

    書上桌,兩個煙灰缸都已經塞滿了煙頭,好幾個易拉罐弄出來的簡易煙灰缸同樣也被煙頭塞滿,桌上全是煙灰,一個原本是白色的鍵盤現在也已經被熏成了淡黃色,且全是各種油膩,鍵帽的縫隙中還能看到蚊子的尸體。

    一個巨大的顯示屏上,正在播放者少兒不宜的畫面。

    約莫三十歲出頭的一個年輕人,正盯著這畫面做“運動”。

    很快,隨著一聲低吼,年輕人的“運動”結束了。

    他用紙巾胡亂的擦拭了一下,隨手扔到地上,與其他白色的紙團匯聚到一起。

    “運動”結束后,年輕人點了支煙,站起來燒開水準備泡面。

    “媽的,天天都吃這些玩意,吃的老子拉尿都是一股子泡面味道。等得到錢,一定要去蓉城最好的館子好好吃一頓,再去找兩三個妞,玩她個幾天幾夜。”年輕人一邊泡面一邊嚷嚷道。

    面很快就泡好了,年輕人大口大口的吃起來,就在這時,敲門聲忽然響起。

    年輕人立刻撲到了電腦前,調出了門口的監控。

    來人正抬頭盯著監控看,并且用口型告訴年輕人,“給老子開門。”

    年輕人對著顯示器比劃了一個中指,摁下一個按鈕之后,房門應聲而開。

    “臥槽。”來人進屋之后就被這股味道給逼退了出去:“這環境你也呆的下去?你丫屬蟑螂的嗎?”

    “你以為老子樂意啊。”年輕人不樂意的說道:“少廢話,錢拿來了沒有。”

    來人冷笑道:“事兒被你搞砸了,你還好意思伸手要錢?”

    “那你來干什么?逗樂子嗎?”年輕人眼神一冷:“再說了,老子完全是按照你們的要求的去做,就算最后蛇沒有扔到宮雪郡身上,那也把她嚇唬的不清。就憑這點你們也不能貪了老子的辛苦費,否則別怪老子魚死網破。”

    “怎么?威脅我?你知道自己再跟誰說話么?”來人往前走了兩步,然后從懷里拿出一個鼓鼓囊囊的信封:“喏,我們做事兒還是很公道的,該給你的一分不少。”

    說完將信封扔過去:“拿著錢,馬上滾。若是從你嘴里留出一字半句,天涯海角你也跑不了。”

    年輕人拆開信封數了數,說:“等等,數目不對啊。說好的八萬,這里就三萬塊,糊弄鬼呢。”

    “有就不錯了,還特么挑肥揀瘦。”來人嘲諷的說道。

    年輕人直接掏出了一把槍,對著來人說道:“是不是你把屬于我的錢給扣了?交出來,否則我一槍崩了你。”

    來人沒想到年輕人竟然還有槍,心中頗為懊惱,不過臉色并無太多變化,他定了定心神,說道:“上面確實對你這次的行動很不滿意,所以只給了我三萬。不過你說得對,做這事兒風險很大,沒理由扣你的錢。剩下的五萬塊,我給你補上,行嗎?但是我現在身上沒有錢。”

    “轉賬咯。”年輕人指了指手機:“支付寶微信,都可以。再不濟銀行轉賬我也能接受。”

    來人點了點頭,似笑非笑的說道:“科技改變生活嘛。”

    年輕人用槍指著來人,走過去把手機拿過來,調出了自己的收款碼,催促道:“快點。”

    來人也慢吞吞的摸出手機,掃了一下二維碼,在輸入金錢數額的時候,忽然停下來。

    年輕人有些著急,說:“愣著干什么,給錢啊,信不信我一槍崩了你。”

    來人笑了:“錢我會給你,但是……換個方式。”

    年輕人愣了一下,問道:“換個方式,什么方式……”

    砰!

    話音剛剛落下,一顆子彈就打穿了他的腦袋。

    槍手站在門口,微微頷首。

    來人收起手機,又把年輕人的手機撿起來做了個格式化,接著,他在屋內找到一些白酒,將白酒全部灑在窗簾上。

    最終,將點燃的打火機扔了過去。

    房屋立刻就燃燒起來。

    “走吧。”來人擦了擦手,帶著槍手轉身離去。

    一個小時后。

    王小飛接到了張寶的電話。

    “飛爺,有下落了。在金塘鎮。”張寶語氣急促:“但是……人已經被燒得不成樣子了,你要不要過去看看?”

    王小飛說:“來接我。”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