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254章 把面子掙回來

第254章 把面子掙回來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個答案讓越博文略有些不滿。

    他很不喜歡自己的大將在戰斗還未打響之前就先露出怯意。

    不過越博文是一個極其善于隱藏個體情緒的人,湛瀘完全沒發現越博文的不滿。

    “詳細說說。”越博文道:“我很想知道你對他的看法。”

    湛瀘斟酌了一下用詞,回答道:“我與他對峙的時間并不長,可是我有一種感覺,他把我看透了,而我卻沒能看透他。”

    “哦?”這個答案略有些出乎越博文的預料。“那若是在擂臺上相見,你有幾成把握?”

    湛瀘看著越博文:“隊長,你要我說實話嗎?”

    “那是自然。”越博文說道。

    湛瀘深吸一口氣:“不到五成。”

    越博文微微頷首:“比我想象中要高一些。”

    湛瀘說:“但是,我會全力以赴的隊長。炎黃之矛的人,從來不會認慫。”

    越博文拍拍他的肩膀:“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但是切記一點,莫要死拼,你們每一個都是國家的利劍,若是犧牲那代價就太大了。活著還能復仇,明白嗎?”

    湛瀘說:“隊長,我不會死。”

    越博文沒說什么,用拳頭捶了一下湛瀘的右肩,轉過身,臉色猛的一沉。

    不過這幅表情只存在了不到一瞬,再一看,就又是一臉的如沐春風。

    回到裁判席,越博文剛剛坐穩,游玄戈就湊了過來。

    這倒是讓越博文頗為驚訝,心里甚至有些暗喜。

    看來自己的人格魅力還是很強嘛,驕傲如同游玄戈都主動過來打招呼了。

    越博文趕忙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免得被游玄戈看輕。

    然而游玄戈說的第一句話就讓越博文皺起眉頭。

    “你覺得王小飛這人怎么樣?”

    越博文覺得游玄戈就是在故意找茬。

    京城上流圈子內,誰不知道自己跟王小飛是死敵?他游玄戈又不是隱士高人,怎會連這點情報都掌握不了?

    這擺明就是故意惡心自己的。

    越博文忍住心里的不快,回答道:“看任何一個人都需要用到辯證法。”

    游玄戈一臉好奇寶寶的模樣:“愿聞其詳。”

    “從個人情感上來說,我覺得王小飛非常一般,此人輕浮好色,貪婪又不講誠信,肆意破壞規則且驕矜自大,目中無人,可以說從頭到腳沒有一丁點的優點。”

    游玄戈笑了:“沒想到越兄對王小飛的評價竟然如此的……極端。”

    “聽我說完。”越博文道:“剛才是個人感情,但若是跑開主觀情緒,從客觀上評價的話,王小飛這個人很強,天生的領袖氣質,外交手腕高明,善于拉攏一切可以拉攏的勢力且能讓這些勢力和平共處。他有一個綽號,王上。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覺得太狂妄,可是現在看來,他還真有資格擔起這個綽號的重量。”

    游玄戈挑了挑眉:“越兄的辯證法用的真不錯。王小飛報了個人賽,你覺得以他的本事,有沒有可能走到決賽?”

    越博文道:“游兄這么問,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哈哈哈。”游玄戈大笑:“越兄未免有些太警惕了吧,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就在這時,宮靈郡走了過來,說道:“上午的比賽已經結束,該吃飯了。”

    越博文跟游玄戈同時站起來,又同時做了個邀請的手勢:“越(游)兄,請了。”

    宮靈郡道:“你們男人真是麻煩,快點吧,莫讓兩位領導久等。下午還有比賽呢。”

    倆人這才同時邁步離開了主席臺。

    ……

    下午,個人賽正式開賽。

    抽簽方式跟上午并無不同,依舊是拿號牌然后隨時排列組合。

    王小飛已經被鐵牛預定,所以他連號牌都沒有去拿。

    戴靖雯的對手來自北疆的“藍盾”特種小隊。

    藍鵲的對手是來自西南“雪豹”的成員。

    烏鴉的對手最為強勁,是炎黃之矛的龍泉。

    戴靖雯跟藍鵲跟對手可以說是五五開,但是烏鴉就幾乎是九一開了,這個一還是留面子的說法,在很多人看來,烏鴉毫無勝算。

    烏鴉自己也沒想到會如此倒霉,第一場個人賽就抽到了炎黃之矛的人,整個人顯得很是暴躁。

    他這次努力的訓練,就是為了能在個人賽上大放異彩,最終獲得進入炎黃之矛的機會。

    可是整個故事才剛剛開始,就馬上要戛然而止了。

    其他人都不知道如何安慰,畢竟此刻的烏鴉就跟一個火藥桶一般,碰著就炸。

    連戴靖雯都沒有上去勸說。

    當時間來到下午兩點,個人賽開始,全場八個擂臺同時開打。

    不過就算如此,也還是需要排隊,畢竟參賽的人實在是有些多,而且很多人的較量也并非一時半刻就能結束,絕大部分對決者的實力都差不多,單方面的碾壓很少出現。

    烏鴉的比賽是飛燕小隊中最早的,同時他所在的擂臺也匯聚了最多的觀眾,不過這些人都不是來看烏鴉的,而是來看龍泉的。

    炎黃之矛的比賽,看一場就能有一場的收獲啊。

    何況看人被虐,有時候也挺過癮的。

    烏鴉看著臺下烏泱泱的一群觀眾,臉色已經黑如鍋底,整個人處在暴走的邊緣。

    龍泉走上擂臺,活動了一下手腕腳腕,對著烏鴉深處一根手指頭,然后勾了勾。

    沒有語言,一個動作就足以表達一切。

    烏鴉本就憋著火,面對龍泉的挑釁,他再也忍不住,整個人就跟炮彈一般沖了出去。

    龍泉嘴角微翹,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擂臺下的王小飛嘆了口氣。

    “輸了。”

    戴靖雯看著他:“剛開始呢。”

    “心浮氣躁,難成大器。”王小飛搖了搖頭:“若是冷靜應對,或許還能尋覓一線反擊機會,可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怒火,直接與對面硬碰硬,這是最愚蠢的打法。明知道對手實力比自己強,卻硬要正面剛,傻!”

    “最好的防守是進攻。”戴靖雯說道。

    “話是沒錯,但是得建立在實力相差無幾的基礎上。實力相差過大,一味進攻就等于尋死。喏,龍泉要反擊了。”王小飛對著擂臺努了努嘴。

    局面也如同王小飛預測的那樣,龍泉的第一次攻擊就將烏鴉捶在擂臺上爬不起來,裁判檢查了烏鴉的狀態,宣布龍泉獲勝。

    擂臺下的觀眾都蒙了。

    這特么也太快了吧。

    根本沒看清楚是怎么贏的啊。

    同時心里也對炎黃之矛的實力有了新的評估。

    這要是自己碰見,還是果斷認輸吧。

    太強了!

    龍泉對著王小飛伸出大拇指,然后緩緩的倒了過來。

    嘴角那一抹輕蔑笑容,看的很欠揍。

    王小飛還了一個經典的手勢。

    龍泉跳下擂臺,快步離去。

    戴靖雯讓其他成員去把烏鴉抬下來。

    下到擂臺后,烏鴉一把將其他人甩開,一個人跑走了。

    麻雀想要追,被戴靖雯叫住:“算了,讓他一個人好好冷靜冷靜吧。”

    王小飛感慨的說道:“這回去必須看心理醫生啊,創傷面積太大。”

    戴靖雯剜了他一眼:“少說點風涼話吧,該咱們上場,你可別輸了。”

    王小飛一翹大拇指,同時咧嘴露出八顆牙,一道光順著牙齒劃過,最終在嘴角的位置消失:“我要是輸了,直接死擂臺上。”

    “閉嘴。”戴靖雯沒好氣的說道。

    接下來他們就要分開行動,王小飛的比賽場地是六號擂臺,他拿著號碼牌來到六號擂臺,上一輪的選手還沒有打完,這倆已經打了快十分鐘了,還沒有分出勝負。

    主要是這倆都是善于防守反擊的選手,都盼著對方先出手,然后尋找破綻,于是局面就這么僵持了下來。

    比賽并沒有時間限制,也就是說,只要臉皮厚,這倆可以再擂臺上磨一天。

    但是臺下的人不樂意了,漸漸的開始有人起哄,而這倆人的戰友臉色也是越發的尷尬。

    終于,有一個人估計是承受不住來自臺下的壓力,率先攻擊。

    接著就是一頓噼里啪啦的過招,率先攻擊的那個人不出意外的輸掉了比賽。

    擂臺另外一邊,鐵牛對著王小飛舉起拳頭,率先跳上了擂臺。

    王小飛先把外套脫掉,疊的整整齊齊的放到擂臺旁邊,接著慢悠悠的走上去,甚至還沖著鐵牛打了個哈欠。

    “不瞞你說,這會是我午休時間,我的生物鐘一直都很穩定。”王小飛開口說道。

    鐵牛道:“那又如何?”

    王小飛微笑:“我的意思就是,咱們一會打得稍微快點,我趕著回去睡覺呢。”

    鐵牛呵了一聲:“你放心,你不會失望的。”

    王小飛伸了個懶腰,說了一句經典的臺詞:“你過來呀。”

    鐵牛沖了過去。

    真的就跟一頭發了狂的犀牛一般,他的沖刺讓整個擂臺都在顫抖,甚至連擂臺下方的觀眾都感受到了地板的震顫。

    這家伙……好猛!

    王小飛站在原地沒動。

    嘴角噙著一抹不屑的輕笑。

    剛才烏鴉輸掉的那一場比賽,傷害的不僅僅是他個人,還有整個飛燕小隊的臉面。

    所以王小飛要把這個面子掙回來。

    他要用同樣的方式擊敗自己的對手,告訴在場的每一個人,炎黃之矛能做到的,飛燕也能做到。

    鐵牛很不幸,正好就撞到了王小飛的槍口上。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