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286章 摘桃子的人

第286章 摘桃子的人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被自己哥哥“奚落”了一頓之后,游無月也不太好意思跟王小飛站在一起了,只留下一句記得上門提親就匆匆離去。

    王小飛心想,大舅哥都那么“威脅”自己了,怎么可能忘得掉呢?

    之后的晚宴王小飛倍感無趣,提前退場。

    第二天,基地大門打開,外面的道路上停滿了各種車輛,都是來接參賽隊伍的。

    與一些關系不錯的隊伍告別后,飛燕小隊分批登上了兩輛吉普車,離開了這個呆了二十天的秘密基地,返回自己的訓練基地。

    回到訓練基地后,早已經得到消息的雨燕、金腰燕倆人立刻就找了過來。

    “副隊,恭喜。”

    “副隊,干得漂亮。”

    王小飛笑呵呵的跟他們交流著,但是雙眼卻有意無意的掛在了戴靖雯的身上。

    就在返程的路上,戴靖雯接了一個電話。

    從那之后她的臉色就一直不怎么好看。

    雖然竭力在掩飾,可是依舊沒逃過王小飛的雙眼。

    不過戴靖雯不說,王小飛也不會主動去問。

    他相信,若是能說戴靖雯絕對不會瞞著自己,若是不能說,追問也無意義。

    一頓寒暄之后,戴靖雯對著王小飛使了個眼神,后者心領神會,徑直跟著她來到了辦公室。

    “有一個壞消息。”戴靖雯說道。

    “有多壞?”王小飛順手摸了支煙出來,放下鼻尖下嗅了嗅,沒點。

    戴靖雯說:“關于任命你為飛燕小隊隊長這件事兒,上頭有了不同的看法。”

    王小飛挑了挑眉:“這還真是一個壞消息啊。”

    “你別不當回事。”戴靖雯對王小飛此刻的態度很不滿意,這家伙到底有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安啦,其實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王小飛終究還是沒忍住,把煙點了起來,然后大喇喇的坐到沙發上,“說吧,是不是越家的人?”

    戴靖雯怔了一下,倒是沒想到王小飛竟然能這么快的看透這件事兒的本質。

    什么不同看法都是虛的。

    是有人不想讓王小飛順利的接手飛燕。

    再加上王小飛本來就有“前車之鑒”,所以當這個論點被直接擺到臺面上之后,事情就開始往復雜的方向走了。

    然而王小飛再聰明,也總有猜錯的時候。

    戴靖雯搖了搖頭:“不是。”

    這下輪到王小飛驚訝了:“咩?不是?”

    那就很奇怪了啊,難道還有另外的人看自己不順眼?

    王小飛掰著手指頭數了數,雖然自己仇家很多,但是能直接干涉到飛燕小隊隊長任命這種事兒的,滿打滿算也就越家這一家啊。

    莫非還有藏在暗處不為自己所知的大家族么?

    真要是這樣的話,那就應該不是自己的問題,而是整個王家的問題了。

    那些昔年聯手對付過王家的人,顯然是不想要看到王小飛順利回歸的。

    但是如此一來問題就非常的嚴峻了。

    找不到對手,又該如何化解這個難題。

    王小飛看向了戴靖雯,然后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

    亂猜個什么勁喲,眼前這位明顯就知道嘛。

    自己還在這里猜猜猜,真是腦子進水了。

    “是哪一家?”王小飛直截了當的問。

    戴靖雯的回答,大大的出乎了他的預料。

    甚至可以說狠狠的把王小飛給震住了。

    阻礙他接手飛燕的家族,竟然是游家。

    開什么國際玩笑。

    再過些日子,王小飛就將以游無月男朋友的身份登門求親,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游家的人跑出來跟自己搶飛燕。

    這實在是太滑稽,也太詭異了吧。

    而且這件事兒,站在游家的立場上來說,王小飛不管輸贏都撈不到任何的好處。

    贏了得罪游家,輸了被游家看不起。

    此時此刻王小飛很想拿起電話打給游玄戈,質問他是不是故意要玩我。

    在王小飛我看來,也就游玄戈能做出這種事。

    他是不想讓自己假扮游無月的男朋友,所以才出此下策的吧。

    當然這僅僅是王小飛的猜測,事實究竟是怎么樣的,怕是連戴靖雯都講不清楚。

    “你怕了?”戴靖雯注意到王小飛略有些苦澀的表情,問道。

    王小飛狠狠的抽了口煙,那模樣恨不得將煙都給直接吞進去,片刻之后無奈的說道:“不是害怕,而是有勁無處使。”

    “換了別家,我不會退縮。可是游家盯上了這個位置,你讓我怎么辦?你讓我怎么爭?”

    “飛燕從來沒有空降隊長的慣例。”戴靖雯漠然說道:“這個規矩還是你爹定下的,你想要讓你爹在九泉之下都不得瞑目嗎?”

    王小飛嘴角的笑容略有些苦澀,“可是事實就在眼前,我便是有千萬種不甘心,又怎能與游家這樣的龐然大物抗衡?我不是怕他們,關鍵在于,這件事兒就算拼了命,最終也只是親者痛仇者快罷了。我相信游家應該不會主動來爭,是有人在背后挑唆。我贏了,得罪游家,我輸了,失去飛燕,橫豎我都是要吃虧的哪個服人,你讓我咋辦?”

    “所以你就放棄了?好不容易得到了兄弟們的認同,你放棄了?好不容易拿了個人賽冠軍,你放棄了?王小飛,你忘了當初你是怎么答應我的么?你說了會帶領飛燕走向輝煌的,這第一步都還沒有邁出去,你放棄了?”戴靖雯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早知道你這么沒出息,我之前就不應該對你抱有任何的幻想。”

    王小飛本來就不想放棄,他只是一時間腦殼有些發木,現在被戴靖雯這么一刺激,他整個人就清醒了過來,說道:“放棄個毛啊,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飛燕是老子的,天王老子也搶不走。”

    聽他這么說,戴靖雯才轉怒為喜,哼了一聲道:“對嘛,這才是我認識的王小飛。這一次你不退讓,或許會得罪游家,可是也并不意味著將來就沒有機會彌補。相反你若是退了,那么這輩子都沒有機會再染指飛燕。那些人能阻攔你一次,就能阻攔你第二次,第三次。當你退縮成為習慣,你就不可能服眾了。”

    王小飛點了點頭:“沒看出來你還是個哲人。”

    “滾。”戴靖雯沒好氣的說道。

    “我聽你剛才講的話,貌似已經對這件事兒的來龍去脈有了一個大致的判斷?”戴靖雯忽然問道。

    王小飛點頭:“游家家大業大的,不見得能注意到飛燕小隊更換隊長這種小事兒。但是有一個人卻會對飛燕保持絕對的關注,那就是越博文。特種兵交流賽上,他在我手底下吃了大虧,自然要想辦法找補回來。可是若直接出手,難免會讓人說他氣度不夠。要知道越博文可是號稱君子劍呢,哪怕再怎么腹黑,表面上也得裝出一副溫良恭儉讓的姿態了。”

    “于是他就鼓動游家來搶這個位置,我跟游家之前從來沒有任何的交集,雖然在交流賽上跟游玄戈聊了幾次天,但也只能算是泛泛之交。牽扯到具體利益的時候,這些大家族是可以做到翻臉不認賬的。飛燕小隊歷史悠久,雖然戰斗力在國內特種兵小隊中不算拔尖兒,但也是t級別的隊伍。不管是用來當跳板,還是專門用來鍍金,都是極好的去處。”

    “還是那句話,游家家大業大的,除了游玄戈這一脈,還有很多分支。而這些分支也無時無刻都在想著壯大勢力,爭取能在家族中撈到更多的話語權。對他們來說,飛燕小隊隊長這個職務就是一塊到嘴邊的肥肉,以前沒注意到也就罷了,現在被人提醒,自然是不會放過的。至于你我的意見,根本不重要。一紙調令就能直接把你我的意見碾得粉碎。”

    “越博文這步棋確實走的非常的巧妙,直接一竿子就把我翹到了游家的對立面上。我要與游家對抗的話,那正好遂了他的意。那我要是放棄飛燕的話,之前好不容易打下來的基礎就等于白費,復仇就更是遙遙無期了。”

    王小飛一口氣說了這么多,有點口干舌燥的,他走到戴靖雯的辦公桌前,直接端起她的水杯大口大口的啜飲,發出“噸噸噸”的吞咽聲音。

    戴靖雯看著他,最終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說道:“那是我的杯子。”

    王小飛并沒聽到,就算聽到估計也不會在乎。

    喝完水之后,王小飛將杯子重重放下,豪氣干云的說道:“但是老子又豈是那么容易屈服之人,越博文想要看我的笑話,我就偏不讓他如意。我王小飛認準的東西,誰特么也別想搶走。”

    戴靖雯心疼的看著自己的水杯,“你說話就說話,墩我杯子干啥,這杯子是姜涵送我的,要是壞掉我跟你沒完。”

    王小飛的豪氣瞬間被打沒了,訕訕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情緒太激動一時間沒控制住。”

    戴靖雯將杯子拿起來反復檢查了好幾遍,確定沒有裂紋之后才說:“我一定會據理力爭的,飛燕的傳統不能被打破,飛燕不接受空降的隊長。”

    王小飛看著她,微微躬身,語氣肅然的說道:“如此,多謝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