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307章 金風玉露一相逢

第307章 金風玉露一相逢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汪臻跟貝銘先行離開。

    他倆眼力見非常足,從岑汐剛才對王小飛講話的態度就已經判斷出,這倆人今晚必有一戰。

    之前在蓉城發生的事兒,汪臻與貝銘自然也是一清二楚的,岑汐因為無法面對王小飛,所以一直都選擇避而不見,但是今晚發生的事兒,算是打碎了倆人之間的堅冰,對于王小飛這樣的情場高手來說,若是連這樣明顯的機會都把握不住,那就真的可以買一塊豆腐直接撞死。

    岑汐身邊的那些人也先后告辭,每個人離開的時候都沖著岑汐微微一笑,那笑容的含義不言而喻。

    岑汐就算再怎么厲害,此刻也有些招架不住。

    “我走了。”她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要跑。

    王小飛豈能讓她如意,一把將其拽住,然后直接拉回了自己的懷抱:“這么久沒見,你就沒啥想跟我說的?”

    岑汐咬著下唇看著他,“沒有。”

    王小飛說:“撒謊,你的眼神背叛了你的心。”

    岑汐雙眸立刻就蒙上了一層水霧:“王小飛,你當真要將我作踐到這樣的地步么?”

    王小飛說:“誒,你這是屬于倒打一耙啊。明明是你一直躲著我不見的,怎么變成我的作踐你啦?我要是作踐你,又怎么會替你出頭呢。”

    “少來,明明就是為了蘇落雁。”岑汐嚷嚷道。

    王小飛做出恍然大悟狀:“原來你是在吃醋呀。我說怎么空氣中彌漫著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岑汐氣急,抓起王小飛的手一口就咬了下去。

    這是真咬,不是開玩笑的。

    王小飛皺起眉頭,卻也沒有將手抽出來。

    很快,岑汐的嘴角就滲出了鮮血。

    她也品嘗到了一股澀澀的味道。

    松開嘴,發現被自己咬的地方已經在冒血,而且咬痕非常的深,皮都翻起來了。

    岑汐頓時心痛不已,哇的一聲哭出來:“你怎么不躲啊,你怎么這么傻啊。”

    王小飛揉揉她的腦袋:“我糙漢子一個,被自己女人咬一口咋啦。傻姑娘,別哭啦。”

    “疼嗎?”岑汐抱著王小飛的手,眼淚汪汪的說道。

    王小飛說:“不疼。”

    “騙我。”岑汐說:“都流血了。”

    王小飛開啟了吹牛模式:“這算啥,以前我在國外的時候,花生米都沒少吃。那玩意打我身上都感覺只是被蚊子咬了一口。”

    岑汐拍了他一下:“就會瞎說。”

    王小飛舔著臉湊過去:“不生氣啦?”

    岑汐嘟著嘴說:“我哪敢生氣喲,求著某位公子原諒我還來不及呢。”

    王小飛哈哈大笑,說:“那行,我這位公子原諒你了,大美人是不是要做出點補償呀。”

    岑汐媚眼如絲:“公子想要奴家怎樣補償,你說嘛。”

    要不說女人都是妖精變得,這剎那的媚態簡直要了王小飛半條命。

    正因為每一個女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所以王小飛才這么貪心,一個都舍不得放手。

    既然走了這條路,那么該付出的代價自然就要心甘情愿的承受。

    王小飛湊到岑汐的耳邊,輕輕的咬了咬她的耳垂,濃烈的男性氣息鉆到了岑汐的耳朵眼里:“我要你。”

    岑汐瞬間半邊身子都軟了,王小飛眼疾手快摟住了她的腰,接著不由分說的直接把她抗上了肩頭,大踏步的往旁邊的酒店走去。

    ……

    “干得不錯。”越孤星拍拍莫再講的肩膀:“對付王小飛,就不要計較一時一刻的勝負,這是一場的漫長的戰役,現在才剛剛開始。”

    莫再講起了一罐啤酒,狠狠的灌了一口:“但是心里倍覺窩囊啊,孤星少爺,我在國外混了這么多年,啥時候吃過這樣的虧。想想都覺得憋屈,關鍵是那王小飛的戰斗力也太強了吧,我領去榮耀酒吧雖然不是精銳,但是各個手上都是沾了血的,然而面對王小飛,他們卻沒有還手之力,這未免也太夸張了些。若非親眼所見,我是決然不會相信的。”

    越孤星點了支煙:“你知道王小飛剛剛拿了國內特種兵交流大賽個人賽的冠軍么?國內特種兵的實力如何,你在國外應該也是有所耳聞的。何況他擊敗的,還有我哥哥的人。這么一個人,實力強悍不是理所應當的事兒么?”

    莫再講一聽這話登時就嚷嚷了起來:“孤星少爺,你這就有點過分了啊。如此重要的情報為什么不提前說?你要是提前說,我怎可能吃如此大虧。”

    越孤星撣了撣煙灰,說道:“我就是故意的,若是我告訴你王小飛的底牌,以你的性格怕是會按捺不住去找他的麻煩。這場戰斗牽扯重大,開始環節絕對不容有失。所以我才沒有告訴你,你也不用太過生氣,吃一塹長一智嘛。”

    莫再講臉都紅了,“越孤星,你玩我呢?”

    “莫二少,咱們是合作關系,我怎么會玩你呢?說句不貼切的話,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好。你回國的最終目的并不是為了解決王小飛吧,蘇杭這塊肥肉才是你最終的目的。現在,王小飛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你的身上,反倒是會忽略掉白家。而白家就是給與王小飛致命一擊的存在,你要做的的就是在前臺盡量多的吸引王小飛的注意力。”越孤星說道:“拿下蘇杭,財富美女源源不斷,區區一個王小飛,又算得了什么,你說對吧。”

    莫再講臉色漸漸緩和,不過口吻還是有些憤憤不平:“希望你沒有哄我,否則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越孤星微笑:“怎么會呢?既然是盟友,彼此之間最重要的就是坦誠相見嘛。”

    莫再講說:“提到盟友,我這里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越孤星抬了抬手:“盡說無妨。”

    “從孤星少爺聯系我開始,一切的動作貌似都是我與新聯勝在操作,孤星少爺也就是動動嘴皮子。既然是盟友,光動動嘴皮子怕是不太妥當吧。我就想知道,越家究竟有沒有真正的動作?別等我與新聯勝的牌全部拼光了,你們就跳出來坐收漁翁之利。”

    這話說出來就有些誅心,莫再講也是豁出去了,講完之后目光一直鎖定在越孤星的臉上,想要通過臉部的細微表情來判斷出越孤星的想法。

    越孤星的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他碾息了煙頭,沖著門口努了努嘴:“喏,那就是我們越家的準備。”

    莫再講這才注意到,門口竟然站了一個人。

    冷汗唰一下就透了莫再講一身,他聲音顫抖的問道:“那個人在門口站了多久?”

    越孤星淡淡的說道:“從你進屋開始,他就在那里了。”

    “為什么我之前一點沒有察覺。”莫再講擦了擦額頭的汗,然而越擦越多。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有多么的淺薄。

    還沒有回國的時候,莫再講是一點也瞧不上國內的,哪怕他常年混跡的國家都是些窮酸國家,心里卻依舊有一種莫名的優越感。他覺得國內一切都太差了,不管是基礎設施還是其他,都無法跟國外相比。

    結果從回國開始,莫再講就有一種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感覺,看什么都新鮮。尤其是看到滿大街都在用手機支付的時候,如此交易的方式直接顛覆了他的三觀。國外雖然也有手機支付,但是絕對沒有國內這么普及以及方便。

    再然后,他的穿著打扮也完全更不上時代,別人看他就跟看一鄉下來的窮親戚一樣,那種眼神中透出來的鄙視簡直讓莫再講要瘋掉。

    后來去榮耀包十二金釵,其實也有賭氣的成分在里面,他想要將失去的尊嚴在那些陪酒女人的身上找回來。

    結果尊嚴不僅沒有找回來,還被王小飛摁在地上摩擦了一頓。

    哪怕事前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真當這一切發生的時候,莫再講還是非常憋屈的。

    現在,他興師動眾的質問越孤星,卻發現人家隨時都能拿走他的命。

    站在門口的那個人,實力不知道有多強。

    莫再講終于意識到,他就是個菜鳥。

    又蠢又笨的那種。

    越孤星說道:“既然是終極殺招,那肯定還是有點本事的嘛。沒有發現也不用太驚訝,畢竟能發現的他的人,整個蘇杭加起來也沒幾個。”

    莫再講問道:“那,王小飛呢?”

    越孤星說:“這個就不太好說了,畢竟也沒有打過。但是我相信,就算將來真有一天交手了,雙方也一定是五五開。”

    莫再講說:“那就好,那就好。”

    越孤星又點了支煙,看向了門口那個人影。

    此人沒有名字,只有一個代號。

    九號。

    他是越家效仿古代方式培養出來的家臣,對越家極度忠誠且各個都身手不凡。

    九號乃是家臣中翹楚,一直以來負責的都是爺爺的貼身保護工作。

    這次為了對付那個人,爺爺才將他派了出來。

    想到那個人,越孤星心里就有些發顫。

    那可是當年名聲響徹整個京師的大人物啊,就算他離開京師多年,京師也依舊留有他的傳說。

    他就是“天王老子”——荀嘯!

    也就是王小飛口中的,老頭子。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