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327章 新聯勝浮出水面

第327章 新聯勝浮出水面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當越孤星跟新聯勝的負責人白甲楠,以及藥家的代表藥詠星趕到現場的時候,這里就只有滿地的尸體。

    越孤星的臉色瞬間難看到了極點。

    莫再講那邊已經全軍覆沒,莫再講也差點被抓起來,為了不暴露自己,越孤星不得已之下只能動用一枚埋藏了多年的棋子,當然這棋子不是他埋的,而是越家埋的,目的就是弄死莫再講,免得拖累了自己。

    棋子也很盡責,在越孤星趕往游輪的途中就給他發來了短信,告知莫再講已經因為急性心肌梗塞死在了局里的審訊室,連一句話都沒有來得及說。

    但是在做完這件事兒后,棋子就不能再用了。

    越家還必須想辦法將此人從蘇杭調離,越快越好。

    否則之后的連鎖反應會讓越家應接不暇的。

    現在越孤星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新聯勝這邊。

    因為這才是他真正意義上的合作伙伴。

    但現實給了他一記響亮的耳光。

    死光了。

    包括藥家派來的那倆位高手,也死了。

    藥詠星看到藥柜藥丸倆人的尸體之后,當場噶的一聲就抽了過去。

    這倆可是藥家的守護神啊,為了這么一次任務全部交代,回去可怎么交代!

    白甲楠的臉色也相當的難看。

    一時間倒也看不出來他究竟是憤怒還是恐懼。

    或許兩者兼而有之。

    越孤星吩咐身邊的人:“去,把整艘船都搜一遍,看看還有沒有活口。”

    半個小時之后下人們回來了。

    “報,沒有活口。”

    越孤星擺擺手讓他們下去。

    “白兄,還有藥兄,咱們得好好商量商量了。”越孤星一臉嚴肅的說道:“多日來的布局,傾注了如此多心血的一次謀劃,最終卻落得這樣的下場。我知道倆位一時間可能無法接受,我同樣也沒有辦法接受。但是事實既然已經發生了,我們就得往前看。”

    “王小飛終究還是沒死,藥家跟新聯勝重返蘇杭的計劃也只能暫時擱淺,但是請倆位不要灰心,我始終堅信,王小飛也是一個人,既然是人就一定會有弱點。我們只是暫時的還沒有尋找到他的弱點,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可以找到此人的弱點。到時候我們再聯手,蘇杭早晚會是我們的。”

    白甲楠轉身就走。

    他一句話都不想跟越孤星說。

    這家伙也就會說點表面上的套話,但是真辦事兒的時候,卻一點力氣不肯出。

    到目前為止死的人都跟他沒有什么關系。

    莫家,新聯勝還有藥家的兩位都死絕了。

    結果卻換來一句,下次聯手?

    白甲楠真是用了很大力氣才忍住了給越孤星一巴掌的沖動。

    看著白甲楠離去的背影,越孤星也沒有要挽留的意思,他的目光落在了藥詠星身上。

    “藥兄,你也要走嗎?”

    藥詠星苦澀一笑,說道:“留下來還有什么意義呢?藥家已經派出了最強戰力,結果還是落得如此下場。我回去怕是……罷了,跟你說這些又有什么用。二少,后會有期吧。”

    越孤星點了點頭:“一路保重。”

    藥詠星抱了抱拳,然后吩咐身邊的人將藥柜兄弟的尸體收殮起來,匆匆離去。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之后,越孤星走到了房間的角落里,對著黑暗的角落說道:“都看到了?”

    黑暗中傳來一個嗡嗡的聲音:“看到了。”

    “什么評價?”越孤星說。

    “手段干脆果決,是個狠人。”

    “我沒問你這個。”

    “五五開吧。”

    “王小飛的羽翼已經漸漸豐滿,若是再不扼殺的話,將來就沒有辦法反制了。這段時間荀嘯那個老不死的也回來了,正好是將他們連根拔起的最佳時機。藥家、白家還有莫家,三家一起聯手,我估摸著也應該把王小飛消耗得差不多,他們的警惕性也應該是最薄弱的時候。接下來就要看你表演了。”

    “嗯。”

    之后,黑暗中再無任何聲音傳來。

    越孤星知道對方已經走了。

    他從上衣的口袋中摸出一支雪茄,減掉頭部之后,又摸出了專用的雪茄打火機,吧嗒吧嗒的嘬了兩口,忍不住笑出了聲。

    王小飛啊王小飛,我真是要謝謝你呢。

    你這一系列的操作簡直完美的化解掉了我的困局,還順帶拽了一條大魚入局。

    剛才在黑暗中說話的那個人,是越博文身邊最厲害的幫手之一,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越博文特意將他派來幫助越孤星。

    但是越孤星心里清楚得很,此人不會輕易動手,除非局面已經不可收拾。

    與其說是來幫忙的,倒不如說是來監督的。

    可是王小飛以一己之力滅了三家,這位越博文的左膀右臂,沒有理由繼續作壁上觀。

    “王小飛,荀嘯,你們二位可莫要讓我失望。”越孤星走到窗戶邊,屈指將雪茄彈了出去,雪茄在空中畫出一道弧線,落入漆黑的大海中,沒了影子。

    ……

    藥家。

    現任的家主叫藥方舟,是藥家老太爺的第三個兒子,也是最普通的一個,他沒有商業上的天賦,也沒有智慧上的優勢,最喜歡的是做木工跟泥工,平時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泡在自己的手工作坊內,曾經還開過好幾次個人藝術品展覽,在蘇杭的小圈子內大小也算是個名人。

    那時候藥家還是六大家族之一,而且藥家老太爺的前兩個兒子都很爭氣,將藥家打理得非常好。藥方舟也可以心無旁騖的做他的木工跟泥工,當一個民間藝術家。

    然而因為藥霆的錯誤決定,藥家被牽扯入了那場驚天動地的“戰爭”中,并且最后還輸掉了“戰爭”。藥家只能舉家搬遷離開蘇杭,離開這個他們經營了五十年的土地。

    為此,藥霆跟他的父親藥方牧遭到了處理,被強制出國,這輩子應該都沒有機會回來了。

    至此,藥方舟都不覺得他能當家主,因為還有一個藥方攸,也就是他二哥還在。

    結果事情就是這么的不湊巧,活著也可以說是不幸。

    藥方攸才當了家主沒兩天,就死于了急性腦出血,搶救了七十二小時之后還是沒能救活。

    就這樣,藥方舟這個最沒有才華也最普通的藥家二代,被強行推上了的家主的位置。

    可以說他從頭到尾都是懵逼的。

    他本來推舉藥詠星,也就是二哥藥方攸的兒子來當這個家主,但是被老太爺給否了,家族內其他成員也不同意他的這個提議,無奈之下藥方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為了維持藥家,藥方舟上任以來的每一步的都走的戰戰兢兢,不敢有絲毫的偏差,就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把整個藥家推入地獄。

    那時候越孤星來找他們合作,藥方舟也是一口回絕,他覺得藥家目前并沒有能力重返蘇杭,而且藥方舟雖然沒什么天賦,但是他不蠢,能感覺出來越孤星找他們,利用的成分更多。

    奈何藥方舟因為太過謹慎,導致他在家族內部的聲望太低,就算是家主,很多事兒也沒有自主權,他不同意跟越孤星合作,但是愿意合作的越家人卻一抓一大把。

    最終的結果就是藥家整整吵了半個月,雖然第一次拒絕了,可是扭臉就后悔。

    藥方舟沒辦法就跑去請示老太爺,老太爺讓他拿主意。

    沒什么主見的藥方舟妥協了。

    他跑去找了藥柜兄弟。

    原本以為,這倆出馬問題應該不大,就算不能擊敗王小飛,活著回來也是可以的。

    結果事實又一次出乎了藥方舟的預料。

    “你說啥?”

    聽完藥詠星的匯報之后,藥方舟蹭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手腳都在不受控制的顫抖:“死了?”

    藥詠星低著頭,“死了,尸體我都帶回來了。”

    “帶我去看。”藥方舟大踏步的往外走。

    藥詠星攔著他:“三叔。”

    “干什么!”

    “別去了。”

    “你什么意思?”

    “太慘,我怕你看了之后做噩夢。”

    “都什么時候還跟我扯這些亂七八糟的,帶我去!”

    藥詠星又勸了一會,見藥方舟主意已決,也就閉口不言,在前面帶路。

    來到停放藥柜兄弟尸體的房間,兩具尸體躺在床上,被白布蓋著。

    藥方舟說:“掀開。”

    “三叔……”

    “我讓你掀開!”

    藥詠星示意下人把白布掀開。

    藥方舟看著藥柜兄弟的尸首,面無表情。

    藥詠星一度擔心他是不是嚇傻了。

    因為在他的印象中,三叔一直都是非常膽小的。

    可是藥方舟這次的表現卻徹底顛覆了藥詠星對他的固有印象。

    他沒有恐懼,更沒有顫抖甚至是嘔吐,只是靜靜的看著那兩具尸體發呆。

    約莫十分鐘后,藥方舟長長的嘆了口氣:“蓋上吧,好好安葬他們,規格就按照最高的走吧。”

    說完,轉身離開。

    “三叔,你沒事吧。”

    藥方舟頓住腳步,搖了搖頭之后繼續走。

    但是藥詠星看得出來,他的腳步已經有些飄忽了。

    藥詠星完全能理解藥方舟此刻的狀態。

    換了是他也會絕望甚至崩潰。

    這個家啊,已經經不起任何波浪了。

    藥詠星也是真的后悔。

    當初就不應該輕易相信了越孤星的鬼話。

    這些從京城下來的公子哥,都壞透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