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371章 小插曲

第371章 小插曲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姬長柳的辦事效率還是很高的。

    第二天一大早就給王小飛打了個電話,通知他下午去姬家見姬家老祖。

    不用帶什么禮物,空手上門就行。

    王小飛本來也沒準備帶禮物。

    畢竟帶什么都不合適。

    貴的東西姬家不缺,便宜的東西顯不出身份。

    更何況王小飛登門的舉動放過去就基本上跟砸場子沒什么兩樣,若是還帶著東西上門,那嘲諷的意味未免也太濃郁了些。

    所以總結下來就是,空手最好。

    問清楚了姬家的具體位置,婉拒了姬長柳派車來接自己的提議,王小飛要獨自一人前往姬家。

    用這樣的方法來表達自己的誠意。

    其實他是不太想跟姬長柳坐一個車。

    倆字,尷尬。

    他知道姬長柳心里恨不得將自己生吞活剝,但是表面上還要維持翩翩佳公子的形象,王小飛是個善良的人,為了姬長柳的健康,所以盡量避免在私下的場合與他相處。

    姬長柳也并沒有強求,就如同王小飛說的那樣,他確實不怎么想見到對方,見到對方就恨不得先給一套組合拳。

    蝦餃仔的很多話其實都說在了姬長柳的心坎上,但是他不能表露出來,因為他是姬家的長孫,是未來的家主。

    若是連這點氣量都沒有,又怎么承擔整個姬家的重擔。

    王小飛先去把葉漪萱叫醒,倆人在酒店的餐廳吃了早飯,葉漪萱就要準備去處理自己的事兒了,她跟那家公司的商業談判時間也就在今天早上。不過這種談判動輒就是五六個小時,說不定王小飛從姬家回來了,她的談判都還沒有結束了。

    為了避嫌,與葉漪萱分開的時候,倆人都沒有擁抱。

    葉漪萱的嘴巴又一次撅起來,很不高興的樣子。

    王小飛只能用眼神來安撫她。

    先把葉漪萱送上了計程車。

    王小飛準備步行前往姬家別墅。

    姬家的別墅位于淺水灣,那是香江富豪的聚集地,最貴的房子都在這個片區,除了富豪之外,還能看到很多明星,淺水灣附近的幾個主要路口全是狗仔,有些甚至實現了24小時輪班制,就為了拍攝富豪與明星的私生活。

    老百姓就樂意看這些。

    從王小飛所在的酒店步行過去大概得需要兩個鐘的樣子,不過那是對于普通人的腳程而言,王小飛則完全不需要那么久。何況姬長柳也說了,見面的時間是下午,王小飛完全可以溜溜達達的過去,途中若是能碰見個飯館,還能順帶吃個午飯什么的。

    剛出發沒多久,天空竟然飄起了毛毛雨。

    王小飛直接在路邊的小攤上買了一把傘。

    紅色的,顯得他有些騷氣。

    不過無所謂,能擋雨就好。

    而且香江這么繁華的地方,形形色色的人多了,誰也不會去關注一個男人打得傘是什么顏色的。

    走過一個街拐角,王小飛忽然聽到了爭吵的聲音,一個白話,一個普通話。

    普通話不是特別的標準,帶有一點點川渝口音。

    老鄉啊,那必須得過去摟一眼,能幫就幫。

    王小飛也知道香江有這么一小撮混賬王八蛋是非常排外的,特別熱衷于找茬,欺負內地的游客不懂白話,各種臟話招呼。然后將拍攝下來的視頻各種亂剪輯發布到國外的網站上,以此來抹黑內地游客。

    這種套路他們用了十多年,以前網絡不發達,內地游客根本不知道這些混球是怎么在網上糟踐他們的,現在則完全不同,這些混賬的手段已經沒有以前那么管用了。

    但是他們依舊堅持這樣做,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持續不斷的抹黑內地。

    至于理由……眾人皆知。

    王小飛走到了案發現場,發現幾個年輕人正在辱罵一位年輕的母親,這個母親帶著一個小孩,約莫三四歲的樣子,抱著母親的腿嚎啕大哭,模樣可憐極了。

    而那幾個年輕人完全不管這些,他們罵的不過癮,甚至還準備動手打人家小姑娘。

    雖然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欺負女人跟小孩兒就是不能忍。

    王小飛走過去就是一腳,直接把罵的最兇的那個年輕人踹翻在地,接著用一口流利的白話回擊他:“缺管少教的混賬王八蛋,老子今天就幫你媽好好教育教育你。”

    “來人啊,蝗蟲打人啦。”年輕人立刻大聲咋呼起來,而蝗蟲也是他們對內地人的“專用”侮辱性稱呼。

    王小飛大踏步的走過去,一腳踩在他胸口:“你再罵一個我聽聽?”

    年輕人頓時感覺一座大山壓在了胸口,別說罵人,就算喘氣都有些困難,臉色瞬間就漲得通紅。

    他的同伙見狀,立刻從包里抽出了甩棍等武器,輪著就沖王小飛的身上砸了過來。

    好家伙,出門帶武器,這些王八羔子擺明了就是專門來找茬的。

    既如此王小飛也懶得去追究事情的起因,把傘收攏當做武器,挨個教這些混賬做人。

    一群烏合之眾自然不是王小飛的對手,前后還不到三十秒就全部被打趴在地。

    王小飛走到第一個被他揍的那個年輕人身邊,再度踩住了他的胸口:“你們這群人就是吃的太飽以至于整日無所事事,既如此,我就讓你這輩子都吃不飽。”

    說完,用腳尖在他的肋下捅了捅。

    年輕人莫名惶恐:“你對我做了什么?”

    王小飛咧嘴一笑:“讓你每天為了吃飯而奮斗,如此你就沒有多余的功夫來搞事了。”

    話音落下,年輕人的肚子就咕嚕嚕的叫起來,他餓了。

    是那種抓心撓肺的饑餓,年輕人感覺自己甚至能吞下一頭牛!

    “不,你是魔鬼,你是魔鬼。”年輕人惶恐大叫,掙扎著爬起來,踉踉蹌蹌的往遠處跑去。

    在路過一個大排檔的時候,年輕人停了下來,緊跟著就沖進去,抓起大排檔的食材就瘋狂的往嘴里送,也不管那些食材是完全沒有加過的生的。

    其他年輕人見狀,嚇得集體尿褲子。

    王小飛說:“不想落得跟他一樣下場的,過來磕頭道歉。”

    磕頭……

    這群年輕人猶豫了。

    王小飛似笑非笑的說道:“我數到三,不磕頭的人,就等著跟前一個人一樣,變成餓死鬼吧。”

    “一!”

    “二!”

    “三……”

    這幾個年輕人爭先恐后的跑過來,跪在年輕母親面前,腦袋咳得咣咣響,“對唔住。”

    王小飛冷漠的說道:“用普通話。”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錯了,我們不該罵你還有你女兒,請你原諒我們。”

    “喲,普通話挺不錯的嘛。”王小飛譏諷的說道:“行了,都給我滾蛋吧。”

    這群年輕人撒腿就跑。

    至于之前那個,他們就顧不上了。

    圍觀的人群中響起了稀稀拉拉的掌聲,很快掌聲就響成一片。

    “兄弟,好樣的!”

    “干得漂亮兄弟,沒給咱們內地人丟臉!”

    “鐵汁,你剛才那一招教教我唄,太帥了有木有。”

    “帥哥哪人啊,我一個人來香江旅游,正缺個伴兒呢,有沒有興趣陪我夜游維多利亞灣吶。”

    王小飛看著這些忽然熱情起來的圍觀群眾,心里卻莫名有些悲傷。

    剛才同胞被欺負,他們只是在一旁看熱鬧,沒有一個人出手。

    現在那些混賬被打跑,他們卻又跳了出來。

    是,王小飛能理解這些人明哲保身的理念,出門在外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可是在原則問題上是絕對不能退讓的。

    這些人的骨子里,就沒有那個勁兒。

    王小飛自然不會跟這群人交朋友,都懶得應付他們。

    將年輕的母親攙扶起來,又抱起了小姑娘,三人快速的離開了現場。

    走到一處相對僻靜的地方,王小飛將小女孩還給了她媽媽。

    “謝謝叔叔。”小女孩奶聲奶氣的說道。“我以后嫁人就要嫁給叔叔這樣的人。”

    王小飛忍俊不禁:“你才這么小就想著要嫁人了呀。”

    年輕媽媽也有些不好意思,說道:“丫丫不要亂說,什么嫁人不嫁人的。”

    丫丫說道:“電視里都是這么演的,什么無以為報只能以身相許。媽媽,叔叔救了我們,你就以身相許吧。”

    年輕媽媽的臉蛋騰一下變得緋紅。

    王小飛也略覺有些尷尬。

    “以身相許只是電視里的玩笑話,以后可不要亂講喲。叔叔還有其他事兒就先走啦,有緣再見。”王小飛對著小女孩揮了揮手,準備離開。

    年輕媽媽連忙問道:“先生,還沒請問你尊姓大名呢。”

    王小飛說:“一點小忙不足掛齒,以后還是莫要一個人來香江了。”

    年輕媽媽苦笑著說:“不來了,再也不來了。這次的遭遇讓我對這個地方徹底失望,都是外人吹捧出來的,錢沒少花,尊重卻一點沒得到。早知道這樣我還不如出國呢。”

    王小飛說:“其實國內也有很多不錯的風景區。”

    “不管怎么樣,我都要謝謝你先生,那么多圍觀的人,也只有你站出來了。”年輕媽媽抱著女兒,對著王小飛深深的鞠了一躬。

    王小飛揮了揮手:“相逢即是有緣,路見不平乃是本分,告辭。”

    言罷,瀟灑離去。

    在王小飛沒有注意到的角落,有一道目光鎖定在了他的身上。

    “沒想到運氣這么好,剛來香江就碰見一個剛剛突破的雛鳥,呵呵,小子,你是我的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