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404章 巫祝

第404章 巫祝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辦法確實不怎么聰明,但卻是處理眼下局面最好的辦法。

    向東立刻著手安排,去檢查現場的每一個人。

    王小飛則其他幾人率先接受檢查,排除了嫌疑。

    不過他們暫時還不能離開,得等到向東把其他人都檢查完。

    這邊向東在忙著檢查,另一邊的姬詩文則好奇心膨脹,拽著王小飛問東問西,大有不把這件事兒搞清楚就不罷休的意思。

    “你怎么會知道這么多?”

    “見識多,自然就懂得多了,這道理不難明白吧?”

    “那你怎么會一眼就看出來周桐是被蠱蟲弄死的?”

    周桐就是死掉的那位周公子。

    王小飛說:“注意到他眉心的小紅點了嗎?”

    姬詩文幾人立刻看過去。

    “這種蠱蟲叫做眉心一點紅,死者渾身上下看不出任何傷痕,唯有眉心會出現一個小紅點。那個小紅點是蠱蟲離開宿體時候留下的。這種蠱蟲在進入人體之后,會順著血管進入人的心臟,把心臟霍霍一通后,再進入人的大腦,最終通過眉心離開。”王小飛說道。

    姬詩文立刻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那豈不是意味著,那個蠱蟲就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飄著?”

    王小飛說:“那倒不是,離開人體的眉心一點紅會很快暴斃,除非立刻返回母蠱身邊,否則活不過半分鐘。母蠱在酒瓶中,而蠱蟲想要返回酒瓶,需要橫跨整個宴會廳,這明顯是不太可能的,所以不用太過擔心。”

    姬詩文抖了抖胳膊,說道:“想想還是好惡心。”

    游無月問道:“為什么你會一眼看出來,酒水中藏有蠱蟲?為什么又不出言提醒別人。”

    王小飛說:“我又不是神,哪能提前預測啊。等我發現的時候,那個周公子已經把酒喝掉了,再提醒也來不及啊。”

    游無月瞇著眼睛看著王小飛,總覺得此人的解釋不太靠譜。

    王小飛說:“你不會也跟其他人一樣,懷疑我吧。”

    游無月搖頭:“當然不會,我只是覺得有些惋惜,好端端的一個人,說沒就沒了,兇手還查不出來。”

    幾人正聊著,那邊就傳來了向東的呵斥聲:“你是誰,我為什么沒有見過你……”

    被向東盤問的是一個漂亮姑娘,容貌絕對是禍水級別,哪怕是葉漪萱游無月蘇落雁這樣的頂級美女,在她面前也忍不住有些自慚形穢。

    這女人,用天仙兒來形容都不過為。

    然而問題的關鍵就是,如此漂亮的一個姑娘,剛才竟然沒有引起任何人的主意!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兒。

    越是漂亮的人,就越是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何況還是在酒會這樣的場合中。

    她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解釋就只有一個,她在故意的隱瞞自己的氣息跟氣場!

    被向東揪出來之后,這位姑娘發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真沒意思,這么快就被發現了,姑奶奶不陪你們玩啦,告辭。”

    說完,竟是直接轉身離開。

    向東一著急就要去抓這位姑娘的肩膀。

    王小飛頓時爆吼一聲:“向東,不要碰他!”

    說完,如同閃電般竄到了向東的身側,一把將他推開。

    美女似笑非笑的說道:“向公子,你得感謝這位王先生,若不是他,你此刻已經死掉了。我的身體,可不是一般人能碰的喲。”

    王小飛冷聲解釋道:“她就是煉蠱師,渾身都是蠱蟲,誰碰誰死。”

    頓時,站在姑娘身邊的所有人齊刷刷往后退了好幾米,形成了一個直徑超過五米的真空地帶。

    美女笑吟吟的說道:“不愧是大氣運者,小女子佩服。”

    說完還給王小飛道了個萬福。

    王小飛搓了搓鼻子:“你這么客氣也不會讓我對你下手輕一點,可以,但是沒必要。”

    美女笑的很大聲:“王先生真會說笑呢?解決了一個鬼王,你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

    王小飛搖頭:“鬼王不是我解決的,我只是僥幸從他手下逃出來了而已,你這么說可真是折煞我了呢。”

    美女說:“那不就完了,王先生連鬼王都打不過,又那里來的自信能抓住我呢。”

    王小飛說:“我沒有自信,只是想試試。”

    美女對著王小飛勾了勾手指頭:“那就試試看咯。”

    言罷,翩躚而去。

    王小飛欺身而上。

    倆人先后撞破窗戶離開。

    葉漪萱跟蘇落雁倆人的第一反應就是追上去,被游無月勸住了:“相信王小飛,他能解決的。”

    “可是那個女人……”葉漪萱欲言又止。

    “看來你們對王小飛的本事,還不是很了解。”游無月說道:“他可從來不做無把握的事兒,回去之后我在細細跟你們將一些細節吧。”

    酒會就在如此詭異的氣氛中落下了帷幕,兇手既然已經現身,向東也自然沒有理由再約束他人的自由。

    話分兩頭,這邊姬長柳帶著幾個姑娘返回姬家,另外一邊,王小飛則跟著那位煉蠱師在香江的大街小巷中穿梭。

    雙方都將自己的實力發揮到了極致,并且挑選的都是那種比較偏僻的巷道,不太容易被路人發現。

    很快他們就離開了市區范圍,進入了大嶼山。

    半夜的大嶼山,除了一些鬼火少年會在這里飆車之外,可以說是人跡罕至。

    而大嶼山的頂端,則更是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

    煉蠱師也在這里停了下來。

    王小飛落在她身后大概兩米的位置,“費盡心思把我引到這里來,可以坦白你的目的了吧。”

    煉蠱師轉過身,哪怕是夜色中,她的美艷也無法被遮掩,那是一種勾人心魄的美。

    王小飛知道,這絕對不是此人的真實面貌,能美成這個樣子,一定是使用了某種蠱蟲。

    認識到了事情的本質,王小飛自然就不會被對方的美色迷惑。

    “王先生,我的目的你應該很清楚才對。自從你的身份被暴露之后,多少散修都想要得到你的靈丸。只是讓我們略感驚訝的是,一個剛剛入門的散修,竟然能在鬼王的手底下逃生。”美女緩緩的說道,聲音清脆好聽。

    王小飛意識到,她連聲音都被蠱蟲改變了。

    蠱蟲已經被她運用到了身體的方方面面,這位美女的段位不低,很可能已經成為了巫祝。

    南疆盛產的是毒草,那里出生的散修,大部分都是煉丹師,也可以稱呼他們為草根的化學家,主攻的方向就是各種毒丸毒液毒霧什么的。

    而苗疆盛產的是毒蟲。

    五大毒物就是苗疆的特產,在這樣的先天環境之下,苗疆的散修基本上都是走的煉蠱師的路子,而其中較強的,被成為巫師,再往上則是巫祝,最后是大巫祝。

    當然,大巫祝之后還有好幾個層級,這里就先不贅述了。

    王小飛作為一個初窺門徑的散修,自然不可能是一個巫祝的對手,而且燭照給他的十年修行二十年模擬,他才剛剛看了個開頭,連一套卷子都還沒有做呢。

    同時,王小飛也不能指望每次出事兒都讓神獸組的人來搭救,那不僅丟人,而且不太現實。

    就想一個普通的車禍,老讓頂級的特種兵來處理一樣,根本就不是一個層面的事兒。

    王小飛只能憑自己的實力來解決眼下的危險。

    “王小飛,你在想什么?不會真的是在想如何擊敗我吧。”美女咯咯直笑:“我覺得一個人可以驕傲,但是絕對自負。同時我也認為,一個大氣運者,應該非常睿智才對。但是在你身上,我怎么就沒有找到這種感覺呢?”

    “你覺得我蠢?”王小飛也笑了。

    “這還用說?你用什么跟我打?若是在人多的地方,我還稍微忌憚些,畢竟弄死太多的普通人,后續會比較麻煩。我們這些散修最怕的就是麻煩,更重要的是,現在香江到處都是天堂的人,被他們盯上了,我的日子不好過呢。”美女說道。

    王小飛說:“既然這么怕,那又為何要在公眾場合動手?誒,打之前咱們聊聊唄,說說你的動機,我認為你的目標是我,為什么要對無辜的人下手?”

    “煉蠱師殺人,還需要理由?”美女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一副理直氣壯的口吻。

    秒殺!

    王小飛被這個理由秒殺了。

    人家說得對啊,都是反派了,殺人還要理由么。

    那樣的話,也未免太對不起反派這個身份了。

    “王先生,你的表情真好笑。”美女樂不可支:“這年頭很少見到你這么單純的修行者了,我以前碰見的修行者,個頂個的老奸巨猾,像你這樣單純的家伙,越發的稀少了呢。”

    “我不覺得你是在夸贊我。”王小飛沒好氣的說道。

    “哎呀,我發現你好可愛,讓我都不忍心下手殺了你呢。”美女說道:“要不這樣,你跟我走吧,我不要靈丸,你就跟在我身邊,替我養蠱怎么樣?”

    王小飛臉色一沉:“我說你們這些人,為什么都想把我圈養起來。”

    “大氣運者誒。”美女說道:“把你帶在身邊,就等于帶了一個幸運女神呢,這可是一本萬利的買賣,比殺了你劃得來。”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