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424章 強強聯手

第424章 強強聯手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歡迎歡迎。”

    皮南率先迎了上去:“歡迎彼岸花小隊駕臨香江。”

    說完還準備去握隊長牡丹的手。

    結果牡丹就送了個白眼給他。

    “少來占姑奶奶便宜。”

    牡丹說道。

    皮南說:“咱們之間乃是同志般的友誼,怎么能說成是占便宜呢。

    牡丹同志,這我就要批評你兩句了哈,不要把自己的同志想的那么齷蹉嘛。”

    牡丹用一個字就給他懟了回去:“滾。”

    皮南很受傷,蹲到墻角畫圈圈去了。

    但這并不意味著倆人關系不好,相反只有特別親密的朋友才能這樣肆無忌憚的開玩笑。

    接下來牡丹對王小飛的態度,就足以證明這點了。

    因為跟王小飛不是很熟,所以牡丹在面對王小飛的時候,就顯得特別的嚴肅,“彼岸花小隊隊長牡丹,前來報到。”

    王小飛趕忙說道:“牡丹隊長,不用這么客氣。”

    牡丹又瞟了一眼皮南:“還蹲在角落畫圈圈詛咒我嗎?

    還不過來。”

    “來嘞。”

    皮南一蹦就起來了,屁顛顛的跑過來。

    牡丹說:“時間緊迫,有什么要我們做的,就直接吩咐吧。”

    皮南說:“目前我們還在控制香江的監控總網,所以還沒什么事兒做。”

    “搶奪控制權么?

    我隊伍中也有這樣的高手啊。

    雛菊!”

    “到!”

    一個個子不高的姑娘走了過來,帶著眼鏡兒,梳著馬尾,活脫脫一個在校大學生模樣。

    “你去配合利劍小隊行動,爭取快點拿下監控總網的控制權。”

    牡丹說道。

    “是隊長!”

    雛菊敬了個禮,看向了皮南:“皮隊長,帶路吧。”

    “直接去二樓,拐角第二個房間就是。”

    皮南說道:“一個屋子內,你總不會還迷路。”

    雛菊的臉蛋瞬間就紅透了,說道:“才不會迷路,我只是偶爾有點路癡罷了。”

    皮南一副了然的表情:“你說偶爾就偶爾吧。”

    雛菊頓時換上了委屈巴巴的神色,看向自家隊長。

    牡丹瞪了皮南一眼:“我看你應該改名叫皮癢,欠揍了是不是?”

    皮南陪笑道:“不敢不敢,來個人,把咱們的雛菊妹子帶上樓去。”

    利劍小隊也立刻走過來一個隊員,領著雛菊去了二樓。

    王小飛的目光在牡丹還有皮南的身上來回跳躍,總覺得這倆之間有點什么事兒。

    不過等這倆人看向他的時候,王小飛立刻就把目光收了回來,肅然道:“兩位隊長,對于這次的任務,我還是要跟你們再強調一遍。

    我們要面對的敵人,比你們以往碰見任何的敵人都要強大,炎黃之矛的那些人在他面前,也只能是弟弟,所以一旦發現目標,決不能輕舉妄動,只需要緊緊的盯著就行,若是跟丟了也不要緊,前往不能輕易的暴露自己的位置。

    對方生性殘暴,我們已經有不少的兄弟死在了他的手上,發現目標后,剩下的事兒就交給我。”

    “除此之外,我個人推測目標應該不會坐以待斃,他或許會采取一些反擊手段,包括但不局限于對我們的總部下手、聯合其他修行者,總之千萬要提高警惕。

    必要的時候可以戰略性放棄。

    任務是要做,但是我更希望今日在別墅內的每個人,都能活著離開。”

    牡丹舉手:“我有問題。”

    “講。”

    王小飛應道。

    “王隊長有把握修行者?”

    牡丹說。

    王小飛說:“我也算是初窺門徑了,雖然沒有絕對的把握能打得過紅龍,但我會拼盡全力的。”

    “提問。”

    皮南也舉手了。

    “講。”

    “怎么才能變成修行者?

    炎黃之矛的那些隊員算是修行者嗎?”

    王小飛沉吟道:“怎么變成修行者,我不太好說,因為我自己也糊涂著呢。

    至于炎黃之矛那些人,只能被成為基因戰士吧,他們必須輔助藥物才能提高自身的實力。

    而修行者則不需要那些,憑自身就能感應天地靈氣,并且還能調動天地靈氣為己用。”

    牡丹跟皮南對視一眼:“那豈不是就是神仙?”

    王小飛笑道:“沒有那么夸張,咱們這是一個科學的世界,神仙什么的并不存在。

    所謂調動天地靈氣,就是對天地中五行元素的感知利用罷了。

    想想你們小時候,是不是會對周圍的一切更加敏感?

    甚至有時候能出現一個超能力?

    那其實就是靈氣感知的一種體現,因為小孩子心思澄澈沒有污濁,所以對靈氣的感覺也更明顯。”

    “隨著年紀增長,心竅漸漸被蒙蔽,自然也就感知不到靈氣了。

    而修行者與普通人不一樣的地方就在于,他們可以通過某種方法打開已經被封閉的心竅,重新感知靈氣。

    但在強大的修行者也不可能變成神仙,最多也就是比普通人多活二三十年,早晚也是會死的。”

    這段話來自【十年修行二十年模擬】,是開篇的內容,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內容,所以王小飛就用來給牡丹皮南倆人解疑答惑了。

    皮南跟牡丹聽了個似懂非懂,不過他們還是明白,王小飛已經超越了他們一個層級,雙方根本不在一個水平線了。

    想到這里,皮南忽然有種雙拳癢癢的感覺,他對王小飛說:“王隊長,反正現在也沒事兒,不如我倆切磋切磋?”

    牡丹先是用看傻子的目光看著皮南,王小飛都說自己已經踏入修行者行列了,這廝竟然還要挑戰,擺明了就是以卵擊石嘛。

    但是反過來想想,皮南提出挑戰的要求也并非無腦,相反還充滿了智慧。

    他們接觸修行者的機會并不多,跟修行者干架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現在眼前就擺著一個活生生的修行者,如此良機,豈能錯過。

    于是牡丹也跟著說:“之前在交流賽上沒能與王隊長切磋,乃是一大憾事。

    還望王隊長圓了我的這個夢想。”

    王小飛笑著點了點頭:“好,那就耍耍。”

    三人來到了別墅后面的花園。

    利劍小隊跟彼岸花小隊的成員也紛紛從房間走出來,將花園團團圍住,要欣賞這難得一見的格斗交流。

    皮南吩咐道:“方圓一百米,包括高空全部通訊靜默,此戰不得留下任何視頻影像,若發現無人機等機械,直接擊落!”

    “明白!”

    一個利劍小隊的隊員大聲的說道。

    五分鐘后,一切準備就緒。

    皮南做了個請的手勢:“王隊長,來吧。”

    王小飛雙手負在身后,道:“還是你先吧。”

    皮南也不矯情,道:“好,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言罷,雙腿一蹬,如猛虎般躥了出去。

    他的速度比起之前交流賽,又有了進步,同時提升的還不僅僅是速度,還有身法。

    在高速沖鋒的途中,皮南還在不停的變換著行跡,目的就是不想讓王小飛判斷出他攻擊的軌跡。

    大家都在努力的提高自己啊。

    王小飛身體微微往下一沉,左膝半曲,雙手依舊背在身后,嘴角上揚,說道:“我來了。”

    皮南頓時一驚。

    他以為自己鎖定了王小飛所有的攻擊角度,但王小飛偏偏直接正面硬闖。

    這毫無技巧可言,完全就是靠實力的碾壓。

    皮南也不信邪,準備跟王小飛正面“撞”一下。

    結果不言而喻。

    皮南根本架不住王小飛的攻擊,哪怕王小飛已經收了三成力,還是能把皮南摁在地上錘。

    等級差如此的明顯,再打下去意義也不大了。

    所以皮南果斷認輸,然后看向一旁觀賽的牡丹:“你還要打嗎?”

    牡丹聳肩:“話都說出去了,總不能又給咽回去嘛。

    就算知道會輸,那也要搞清楚自己的差距究竟在什么地方。”

    言罷,對著王小飛微微頷首:“王隊長,請賜教。”

    王小飛微笑:“請。”

    半分鐘后,牡丹跟皮南一起蹲到角落畫圈圈去了。

    “他怎么會這么強呢?

    交流賽的時候也沒發現他能這么強啊。”

    “是咱倆退步了么?”

    “呸,姑奶奶天天都堅持訓練,而且訓練量還是之前的兩倍,怎么可能退步。

    是你偷懶了吧。”

    “我的訓練量是之前的三倍好嗎?

    修行者,真是太不講道理了。”

    “我忽然對這次的任務就沒有自信了。”

    “王隊長不是說了么,發現目標交給他就行了,咱們主要負責的就是在一旁扣666。”

    “你說話我怎么就這么不愛聽呢。”

    “實話一般都很難聽。”

    這倆說話的聲音雖然很小,但地方又不大,王小飛自然聽得一清二楚,哭笑不得的說道:“誒,你倆腦袋湊一起的樣子真像情侶。”

    聽到王小飛這么說,倆人就跟尾巴著火的貓一般躥了起來,牡丹瞬間就跟皮南拉開了至少三米的距離:“王隊長,雖然你打敗了我,但是話不能亂講啊,我怎么可能看得上他!一個直男癌!”

    皮南也趕忙解釋:“我喜歡的是軟軟的香香的萌萌的妹子,可不是男人婆。”

    “你說誰男人婆呢,信不信姑奶奶揍你!”

    牡丹叉腰,杏眼圓睜。

    皮南縮了一下脖子:“好男不跟女斗。”

    怎么聽怎么沒底氣。

    不過不管是利劍小隊的成員還是彼岸花小隊的姑娘們,對他們隊長之間的這種爭吵都習以為常的。

    何況這些隊員們此刻也沒有心思去關注倆隊長吵架,他們還沉浸在剛才的對決之中無法自拔。

    這位飛燕小隊的隊長,實在是太生猛了!不愧是能擊敗炎黃之矛的狠人啊。
刮刮乐在线试刮怎么刮